AO3上的一些同人文翻译。
CP:盾冬,叉冬/冬叉,虫绿。

【待授翻】【盾冬】【ABO】此情可待(HE,短篇已完结) by ItsLivvvy

又名《罗大盾的深情告白》/《望夫崖》/《等你一辈子》

开翻的时候正好电脑随机播放到《Right here waiting》这首歌,歌词里那句“wherever you go, whatever you do, I will be right here waiting for you; whatever it takes, or how my heart breaks, I will be right here waiting for you”(无论你去哪里,无论你做什么,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无论命运如何无常,无论我多么心碎,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跟文章标题简直神契合~

全文为大盾视角。时间跨度从大盾还是个弱鸡的时候开始,一直到冬兵回到大盾身边并开始慢慢拾起以往的记忆。超级深情的大盾。各种回忆与表白。除了大盾以为吧唧已经死掉还有跟冬兵交手的那一段虐了一把,其他都挺甜,而且结局充满希望,所以,总体上,应该算是个甜文吧?_(:з」∠)_

PS 原文分段略乱,翻译中进行了部分调整。

======================

I Could Wait Forever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63377

分级:M

摘要:简单地说,Steve Rogers是个alpha,他的omega是Bucky。

------------------

你要知道,那时候我从没想过失去他会怎么样。我从没想过有一天他会不在我身边。我总以为我会比他先离开人世。那时的我身材瘦小,而且患有哮喘,总是被街头恶霸欺凌,我一直觉得我才会是先倒下的那一个。但Bucky总是保护我。

我们之间的相处方式跟传统意义上的alpha-omega并不一样。按理说,我应该高大健壮,能够保护自己的配偶,但当时的我完全相反。我很虚弱。如果不是靠药物,我甚至没办法撑过Bucky的热潮期。 

Bucky一直都理解我。他清楚我虚弱的身体状况。他明白为什么我明明竭尽全力却还总是要求助于其他手段才能满足他的热潮期需求。

当他报名参军时,我觉得心烦意乱。但我不得不让他去。我没办法阻止他,但我迫切的想随他同去战场。我用尽了所有的方法。为了能参军,我甚至不惜触犯联邦法律,在入伍申请表上弄虚作假。然后,Erskine博士来找了我。他说我很完美,我正是他想找的那个人。然后就是血清试验。

我完全变了个样。我觉得这世界焕然一新,但我依然没有找到Bucky。

军队和政客把我当做玩偶一样利用,我毫无怨言。只要他们能帮我找到Bucky,我并不在乎他们怎么对待我。不管他在欧洲的什么地方,我需要他。但是我从未想过会以那种方式找到他。

在我们把他从九头蛇的魔爪中解救出来之后,他留在医疗帐篷里休养。我们并没有实质性的联结,所以守卫的人禁止我去看他。我向他们解释我们的灵魂早已彼此缠绕密不可分,但他们却并不相信。直到他告诉守卫我可以探视时,他们才不情愿的让开了一条道。我走进去看他。

“Buck,你还好吗?”

“我很好,你还好吗?”

我跪到他床边,笑出声。

“你比我记忆中的那个家伙长高了好多。”他咕哝着。

我冲着他微笑。他的样子和我记忆中的别无二致。

我把手放到他的额头上。

“你在发烧,Bucky,你现在烧得很厉害。”我低声说。然后他轻轻的笑了起来。

“我的热潮期到了,现在只是开始,接下去还会更严重。所以他们才会让你进来。我一直装的好像热潮期老早就来了。”

我舔了舔嘴唇,慢慢站了起来。

“我带你去一个更私密的地方。”我把他抱起来——我抱得动他了——然后带他去了我的帐篷。美国队长有自己的空间,并不需要和其他人分享同一个帐篷。他已经除去了大部分衣物,我脱掉了他身上仅剩的白色T恤和短裤。我翻身压住我的omega,亲吻他伤痕未愈的身体。我缓慢的呼吸,让他的味道充斥我的鼻腔。第一次,我终于真正闻到他的甜美。

“你闻起来真棒。”我叹息着。

“很高兴你改进后的肺让你感觉这么愉快,但是如果你能把那愉快分我点,我肯定感激不尽。”他边这么说着,边用手指环住我的脖子,把我拉向他。就像他所期望的那样,我狂热的吻他,然后由着他扯掉我的衣服。

我的两根手指才刚进入,他却开始抱怨了。

“我对天发誓,Steve…”我知道他肯定是没搞明白我想做什么。我把他拉过来,俯身吻他的脖颈,然后慢慢进入他。

我进入了我的omega,并等待他适应。当他的手指猛然收紧,深深陷入我颈后的皮肤时,我明白我可以继续了。我只是动了一下,便立刻得到了他的回应。以前的我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个程度。那时的我太过虚弱。

“见鬼,你变强壮了。”他喘息着。

“超级战士血清的作用就是这个。”我再一次抽插。他的腿环住了我的腰。他攀附着我寻求依靠,这种情景对以前只有98磅重的、骨肉如柴的我来说根本是不可能实现的幻想。我不记得我到底抽插了多少次,也不记得他到底泄露了多少呻吟。我只是吻住他的唇,把那些呻吟全部咽进我的喉咙。于我而言,它们比金子还要珍贵。我一直都在想念他。他的身体随着我的动作而动作。他对我的依赖让我沉迷。

“Steve,”当他射出来时,他喘息着喊了我的名字。这一次,我终于比他更持久了。我在他敏感到极点的身体里不断抽插,他渴求着我的每个动作。

“Steve。”

“我爱你。”我低声说,感到我的结开始形成。

“我也爱你,Steve,直到时间的尽头。”

成结的过程中,我不停的吻他。

“好的。”他小声同意了我的打算。我又抽插了几次,然后阴/茎结就把我们锁到了一起。我张开嘴,朝他的脖子上咬了下去。他喘息着,逸出一声拔高的呻吟,第二次射了出来。

"Wow Steve."

"Wow Buck."

他笑了。

“这真让人吃惊。倒不是说你之前做得不够好,但是,wow。”

我亲吻着他的脸颊,然后是他的唇。

 “我爱你,Buck。”


 我们的联结刚刚完成两个星期后,他便从火车上掉了下去。那之后我再也没有想过重新找一个配偶。我驾驶飞船冲入海洋时,我以为我可以和他一起死去。当他们把我从冰冻中唤醒,我完全不知所措。我不想再伤害任何人了。但我也无法面对一个空荡荡的家,所以我把大把大把的时间花在健身馆里,不停的用拳头猛击一切我能找到的东西。我渴求着我的omega,我的Bucky。他承诺过要陪我到时间的尽头,但是现在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很孤独。孤独的要死。


我与敌人战斗。那个男人就是敌人,我告诉自己,我做的是正确的事。然而,当面罩落下,出现在眼前的却是我渴求已久的面容。我没办法再打下去了。

“Bucky?”我低声问,“我的上帝啊。”

但是他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谁是Bucky?”

如果说之前的我只是裂了条缝,现在的我已经彻底碎成了粉末。 


当一切尘埃落定,我重新找到了他。在他们抓住他之后,我把他带回了家。他们放他跟我走的唯一原因就是我们之间的联结关系。

“这么说这些齿痕是你留下的?”他问道。

我点了点头。

“那时候你还是骨瘦如柴的Steve。现在一点都不瘦了。”

我笑了。“是的,现在一点都不瘦了。”

他还没有记起太多,但这是一个好的开始。我会用全部的时间等他慢慢记起来。


评论(8)
热度(37)

© Yv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