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3上的一些同人文翻译。
CP:盾冬,叉冬/冬叉,虫绿。

【授翻】【盾冬】【僵尸AU】Where the Circle Ends 1.3(by Renne)

-----------------------------------------

Where the Circle Ends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96970/chapters/475630

------------------------------------------(前文见1.1,1.2

1.3

Steve早就感受到了空气中的那丝紧张气息。他们花了很长时间,紧密配合才爬到这里。他的手一直抓着Bucky的脚踝——这样才不至于在爬的过程中被Bucky一脚踹到脸上——而这触感让他知道Bucky(实实在在的人,而不只是黑暗中的一点声响)依然在他身边,让人安心。

“我们到了,”Bucky喃喃说。Steve的手指瞬间握紧。他看到有一些微光照到Bucky的肩膀,注视着他努力爬出狭窄的电梯井。当Bucky转过身来伸出一只手协助Steve时,他注意到Bucky眼睛里的光亮还有一闪而过的牙齿。

Bucky的手握住他时感觉有点奇怪,但是Steve也没办法确切的说清楚到底是什么地方奇怪。没时间纠结这个了,他爬出电梯井,尽量保持安静。他们现在身处一个小小的花室里。他们刚刚爬上来的电梯井是专供维修用的。

“还要走?”

“别跟我说伟大的美国队长只不过走了几步路就累了啊?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Steve一直在等他这句话,他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发生了什么事,Bucky?”

“僵尸,Steve,”Bucky说。他掷下了为那些东西准备的陷阱——如果它们真的爬到电梯井里的话——这种陷阱没有敏捷性的话很难逃脱,然后伸手推了一下电梯井的门,门晃了晃便无声的关上了。“死而复生。你难道从来没注意过?”

“我不是在说那个。”Steve说。

Bucky抛过来的锐利眼神表明他知道Steve想问什么,但他只是叹了口气,伸手抓住Steve的袖子,打开房间门把他推进走廊。“我不想谈,”他简略地说。但至少,言语中厚重的防备意识让Steve十分熟悉。那是Steve的Bucky所特有的,每次当他不想谈论不好的事情时都会这样。“继续,走吧。”

这里肯定很安全,Steve推测,因为Bucky没有再刻意压低自己的声音,动作上也不再小心翼翼。“好吧,”Steve说,“说说那些东西。”

“僵尸,”Bucky纠正,然后停顿了一会,陷入思考。“大概一个半月之前,有报告表明国内爆发了一场瘟疫,短时间内就感染了很多人。一个星期之后,纽约开始实行隔离措施——不过没到现在这程度。但再过一个星期,事情就变成现在这样了。原因不明,没人知道怎么回事。”他折返到楼梯间,一步两阶的向上走着。“这一切发生的时候你在哪?”

“当时我在阿拉斯加附近出任务。其实我现在本应该也在那里,但是我提前完成了工作。我回来的时候,总部已经被关掉并封锁了。一切都损坏的很厉害。然后就是一路应付它们,根本没办法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当电被切断时,他曾经用来在纽约和阿拉斯加之间来回穿行的原型直升机已经被封存在了楼顶的停机坪上——连同差不多他所有的装备一起。有那么一段时间,Steve怀疑这是什么拙劣的闹剧,但后来他意识到自己只是运气太差。他依然无法相信自己竟会怀念飞行中的仪表盘还有那些高的夸张的烟囱。尽管他疲惫的大脑里没留下很多关于纽约日常场景的印象,但是眼前所见到的实在与那相差太大,他意识到一定出了很严重的事。

“现在变成原始社会的人了,嗯?”他们又爬了三层楼梯,然后Bucky轻轻把门推开。“你之前的复仇者小队呢?”Bucky的声音里似乎带了点什么。并不是憎恨,不太像。但却让Steve想起当时他从九头蛇救出Bucky的事,他们一起返回营地,他和Bucky被重获自由的军人围绕,Bucky看着他,骄傲中带着愉悦和痛苦。他说,“嘿!让我们为美国队长欢呼吧!”——那语调跟现在一样。但当时其他人并没有注意到,他们只顾着欢呼了。

在那之后他就再也没听过那语调,现在却重温了。这让他心里一痛。

“我一直没能联络上他们,”他低声说。

Bucky又笑了。“原始社会,”他重复着,推开910房间的门。

“差不多吧——。”Steve停下脚步,环视着房间。整个公寓被改装成了武器库。虽然这里的东西跟他之前在警察局或是在枪店捡过的枪一样没什么科技含量,数量却相当惊人。

“喜欢吗?”Bucky转身,咧着嘴笑起来,伸开双臂。

Steve睁大双眼仔细打量,惊讶到完全忘了说话。“我——是啊,是的,我喜欢。”他捡起一个十字弓掂了掂。“简直是完美的……僵尸狩猎军械库。”他看到Bucky摘下手套,拾起枪。

“本来就想做到完美的。为了幸存下来的人,我们花了很大力气收集这些。”

“我们?”Steve问道,语带戏谑,“你有同伴?”

有那么一会儿,Bucky顿住了,闭上了眼睛。当看到Bucky的唇角紧抿、喉结滚动,Steve立刻开始后悔自己刚刚的话。“是啊。之前的确有。但是现在只剩我了。”

“我很遗憾。”

“嗯,”Bucky简短的回答。“我也很遗憾。但是总不能老是沉浸在过去里,不是吗?”他耸了耸肩,摆脱掉低沉的情绪。“带上你需要的东西,我们得走了。”

“我们不是要待在这吗?”Steve有些惊讶。这里看起来足够安全。这里有足够的弹药能够干掉那些东西——如果它们来的话。

Bucky只是摇了摇头。“我找到了一个地方。那里更适合安身。如果有人一直在这里待着,一些人就不会来拿补给。”

“好吧,”Steve说着,拿起一把手枪。鹰眼曾教过他怎么用弓,所以他自信可以把十字弓作为主要武器,但是如果有万一,他希望能有个备选武器。他扔掉了那把霰弹枪——虽然这东西在电影里看起来很酷炫,但是要达到杀伤效果,必须走到离那些东西很近的地方才有用。

他回身看了Bucky一眼,正好看到他捡起一把长枪,手指轻柔的抚过瞄准镜和枪管。Steve吸了一口气,更多的回忆席卷而来。那时Bucky一直都是他的守护天使,隐身在群山之后保证他的安全。每当深夜来临,他们俩会肩碰肩的坐在隐匿处,Bucky会一丝不苟的清理他的枪,手指灵巧,动作细致。

“另外,”Bucky放低了声音说道,“我的那个地方还有一些东西,我觉得你会很喜欢。”

“我会喜欢?喜欢什么?”但他的话不足以让Bucky信服到放弃保守秘密。从他们还小的时候就这样。Steve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以为自己能说服他。

“是你之前提到的幸存者?”

“嗯。在那个地区差不多有几百个人。但是因为自杀或是失误,人数一直在下降。”Bucky把装满武器的包裹背到肩上,打开窗户,爬上窄窄的窗台。Steve并不确定在爬完七层楼之后踩着窗台乱转是不是个好主意,但他会跟着Bucky。Bucky是更有经验的那个,Steve的肾上腺素差不多耗尽了,而且没有下一步的计划。他曾受过的关于武器、食物和安全的训练让他活了下来,但复仇者联盟的工作手册里可没有提到过僵尸潮来临时要怎么办。Steve承认这有点荒谬,因为他们的工作手册里几乎包罗万象。他得跟Fury好好谈谈这个。

当他顺着窗台走了几步之后,他看到在前面某个角落延伸出一条滑索,一直连到远处的某座建筑上。他猛地吸了一口气。

滑索。这肯定是在开玩笑。

Bucky回首看了他一眼。一瞬间似乎光阴扭转,他们又站在了瑞士的雪山边缘——那时一切都还没有改变。“有时候我会梦到雪,”他说,“还有科尼岛。是不是很奇怪?”

在Steve回答之前,Bucky就已经挂住滑索滑向对面。Steve紧紧握住窗沿,有点太过用力了。他紧张的看着Bucky准确无误的做着这些事。Steve确定他肯定已经做过很多次了——自从僵尸潮爆发之后就做过很多次了。然后Steve注意到一系列的滑索在不同的建筑物之间彼此相连。他确信这些滑索组成了一条不必触及地面的通道,他开始怀疑是不是每栋建筑滑索之下的楼层全部都被毁掉了,就像他们来到这里一样,需要从电梯井爬上来。

聪明的运输渠道,尽管这让Steve感到有一股寒意顺着脊椎蜿蜒而上。

他们陆续滑过了五座不同的建筑物(Steve每次都紧张),每一栋里都有不同的补给——武器,食物,日用品,药物——然后Bucky指出他们要重新回到地面上了。太阳逐渐落下,暮光转成金色,照在Bucky的皮肤上。有那么一会,Steve觉得挪不开眼。他看起来不太好,但Steve记不起他什么时候更好看过。Steve想一遍遍的亲吻他。如果这还不算他现在脑子里最疯狂的想法,他不知道还有什么能算。

“你还好吗?”

“我可能有点累了,”Steve简单的回答着,别开眼,他不想让Bucky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他的想法(真实的想法)。他那超级战士血清强化过的身体足以战斗整日整夜,但他自从回到纽约以来就一直在透支体力,睡眠和食物也不足,他正在脱水。

Bucky没有对他的回答评头论尾。他只是说,“就快到了。”

的确很快就到了。在最后一栋楼的窗户那儿,他们开始沿着绳索下滑,小心的回到地面。有几个僵尸在街的尽头游荡,离他们大概200米。Steve举起枪以防万一,但Bucky拉下了他的胳膊。“这边,”他说,“别担心它们。不值当开枪。”

Bucky开始蹑手蹑脚的朝下个转角跑去,手里再一次拿着枪。Steve跟着他,但还是忍不住朝街尽头的那群僵尸又看了一眼,并开始怀念背着盾牌的感觉。Bucky领着他转过街角,走进一条街——里面满是已经被砸坏的或是被烧光的车,还在嘶嘶作响。“留点神。”Bucky说着,放慢了脚步。

Bucky牢牢握住枪,肩膀紧绷。Steve从没见过他这么紧张。

Bucky抬起拳头——暂停——然后指了一下。Steve放松的走到他左边时,才发现前面不远处一个已经烧毁的车前又有两个僵尸,它们正在啃着什么——Steve觉得(希望)那像是狗的残骸。他举起十字弓瞄准,Bucky也抬起了枪口。不需要协调,之前一起战斗的经历已经让他们足够默契。那两个僵尸几乎无声的倒下。Bucky脸上闪现了一个微笑。Steve迟钝的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就是他笑起来时那么鲜活而英俊。

然后——

一群僵尸从小巷子里毫无预警的蜂拥出来。Bucky并没有看到它们,而它们动作实在太快,Steve甚至没来得及大喊警告他。Bucky被它们拉扯着倒下,眼睛大睁,微笑褪去。

Steve甚至没花时间思考。因为,如果思考,他肯定会被突然而来的危机吓到脸色苍白——他马上又要失去Bucky了。他的本能指挥自己动起来,朝着离得最近的那只僵尸的脑门射出一支箭,接着跑上前,用尽力气狠狠踢中另一只僵尸的头。它的骨头发出令人作呕的脆响,脑袋里喷射出一股血液。Bucky正跟把他按在地上的三个僵尸搏斗——Steve瞥到其中有一个裸露在外的黑色牙齿间正流出口水,沿着那东西(天哪,那曾是个女人)肮脏的长发落下。它在渴求血肉。恐惧突然涌上心头,他的下一支箭射偏了,只射中了它的肩膀——差点射中Bucky的手。但也已经足够了,Bucky瞅准时机拿起枪,直接爆了它的头。

然后Bucky加快动作,用胳膊肘狠狠揍了另一只的脑袋。他的力气很大,超过Steve的想象。Steve跳起来冲向第三个,把它从Bucky身边扯开,用最后一支箭射中了它的眉心。它继续摇晃着走了几步,而后倒在了地上。Steve听到有什么坚硬的东西击中了血肉,旋转着朝这边飞过来。他用空着的手拿住手枪,看到Bucky依然跨在刚刚被他揍过的僵尸身上,用手枪把它打成筛子。

“我想它已经死了……嘿,嘿,Bucky,走吧。”Steve犹豫着碰了碰Bucky的肩膀。Bucky转头,蹒跚着站起来,依然举着他的枪。他深深的呼吸,眼睛大大的睁着,花了一会时间才认出Steve,然后便压低了枪口。

“他|妈|的一天之内被围攻了两次,怎么回事?”Bucky最终发出丝毫不带幽默感的笑声,边这么说着边打量四周。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而后又慢慢吐出。“什么破日子。操。”他身上还有血跟其他一些Steve不愿去想的东西——粘在脸上和发间。“走吧,我们快到了。”他拿枪在尸体上蹭了蹭,擦掉血迹,然后抓住Steve的胳膊,拖着他离开尸体,走向路对面的一栋楼。楼面上被人笨拙的用喷漆画上了一个红白相间的星星。


评论(8)
热度(30)

© Yv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