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3上的一些同人文翻译。
CP:盾冬,叉冬/冬叉,虫绿。

【授翻】【盾冬】【僵尸AU】Where the Circle Ends 2.2(by Renne)

好久没摸鱼,偶尔摸一下真是神♂清♂气♂爽~~顺便,队长生快!

----------------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96970/chapters/483008

----------------(前文见2.1以及第一章全文

2.2

Steve立刻闭上了嘴,却依然盯着Fury。这讲不通。Bucky Barnes到底有什么重要的地方,以至于Fury要下令把他像抓坏人一样抓起来?Bucky也许是Steve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但——就他所知——对于神盾局来说,Bucky不过是一个二战中的老兵,咆哮突击队队员,Steve的挚友,在与九头蛇的对抗中坠落的那个人。

“给我一分钟,我会给你解释。首先,我需要你回答一个问题:Barnes是否曾经提起他在过去70年里都在什么地方?在你看来,他有没有什么跟以前不一样?”

Steve用手蹭了蹭脸。“他不想谈过去发生了什么,我没有逼他。但是他的确看起来有些……不太一样了。”他试着找一个合适的词来描述,“他还是Bucky,任何一个方面都是——他的一切都还跟以前一样,但是……多了些什么。他好像更锐利了。有什么……就好像他身上有什么被打碎了。”

“所以你完全不知道他过去在哪里,也不知道他过去做过什么?”

Steve摇头。

Fury缓慢的点了下头,就好像他早已经预料到这个答案一样。“我知道他在战时是你最好的朋友,但是我们有可靠证据证明在二战末以来James Barnes一直在为苏联效力。Steve,Barnes就是冬日战士。”

“不可能!”Steve猛地坐起来,“不可能,他不是冬日战士。冬日战士是苏联的刺客,一个心如铁石的杀手——”他停顿了一下,想起Bucky高效的杀戮,Steve当时就注意到了这一点。在冬日战士失踪之前,他们也曾在冬日战士身上见到过类似的东西吗?“不可能是他。”他的声音弱了下来。

Fury面带同情的看着他。

“他没有——”Steve停了一下,捏了捏鼻梁,“我们与苏联人之间没有任何同盟关系。他现在——他不是我所记忆里的那个Bucky。他是我的朋友。我最好的朋友。如果他不是,我肯定早能感觉到。而如果他是冬日战士,他肯定不会救我。”他再次回忆起那些耳鬓厮磨的时刻,他打死也不相信冬日战士会兜这么大一个圈子。不。Bucky对他一直都很诚实,Steve不会被其他东西左右。

“我们非常确定,队长。”Fury递过来一叠照片。

这些照片的日期横跨了几十年。大部分照片很模糊,只有黑白两色,但是每一张里面都有同一个人,足以让Steve拼凑起整个故事。他停留在最近的一张照片上:六年前拍下的视频截图。那个人的脸拍得并不清楚,但并不影响判断。Steve从站立的姿态上就认出那个身影是Bucky。如果这还不够,那条人造的手臂也能证明这一点了:它清晰地出现在照片里,表面还没有覆上Bucky最近才得到的人造皮肤。

Steve痛苦的看着Fury。就算Bucky曾经是冬日战士,那也已经是过去式了。Bucky不擅长演戏,他的脆弱还有那种内心的破碎感是没办法伪装的。“他肯定被洗脑了。Bucky绝对不会自愿成为冬日战士。”

“有可能,”Fury认可了这一点,“我们可以确定他曾经被折磨——”

“那可能是Zola——”

“不,是最近留下的。我们已经排除了伤口来自九头蛇或是坠崖事件的可能。那都是最近受的伤,某种复杂的刑罚。不过,先把这些伤疤搁在一边,Ainsley中尉的确证实了Barnes在你得救的时候并没有离开隔离区的意图。”

“如果你被洗脑,成为冬日战士,而你自己知道这一点,你会把自己送到神盾局的手心里吗?我了解Bucky。他不会这么做的。我想他也许只是想在隔离区多待一会看看是不是能帮到其他的人。他知道哪里有武器和食物。他在帮助别人。”

Fury沉思,发出一声叹息。“也许吧,”他说。“是这样,”他的身体前倾,胳膊肘支在膝盖上。Steve紧张起来。他知道Fury这是要给他任务了。“我们要做两件事。我们要让他好起来,我们也要他承认冬日战士的身份。但是现在他不相信我们,我们没办法治疗他,而且他也完全没有兴趣跟神盾局对话。”

“你想让我说服他接受治疗?他信任我,这应该不成问题。”

“我还需要你说服他承认自己是冬日战士。”

Steve盯着他。“我可以……好吧,我可以试试,”他的语气有些犹疑,“他对他的过去守口如瓶,也许我可以让他多少说一点。”

“没有也许,队长。你必须做到,而且今天就要做到。我们会给他抵抗病毒所需要的药剂,也会给他某种能让他更……坦诚一些的药物。你要让他承认自己的身份,这就是你的任务。”

“他不是一个任务,上校,”Steve反驳,“我们现在谈论的是我最好的朋友。”

“那意味着他更有可能会信任你。就算洗脑让他受到损伤,他不信任的人也难以从他口中得到任何信息。”

“如果我拒绝呢?”

Fury叹了口气,“这是最好的出路,队长。这对所有人都好。”

最好的出路。Steve并不需要他特意指出这一点。如果他不能从Bucky那里得到神盾局需要的信息,Bucky就会被丢出去扔到僵尸群中。那就是坏的出路。如果Bucky要被神盾局用当年逼迫他成为冬日战士一样的方式折磨审问一遍,那么神盾局也跟那个混蛋机构没差别了。

“我要求在记录中写明我并不想这么做,”Steve说,“还有我并不赞同这是唯一的方法。”

“可以。”

Steve把毯子掀到一边,伸手到床边的凳子上拿起写有神盾局字样的T恤。“那就这么办吧。”他简短地说。床边放着鞋,他把脚塞进去后站起来。有点头重脚轻的感觉,但是转瞬即逝。他把头发向后理了理,避开Fury的视线。上校绕过床,带着他一起离开了房间。

Bucky的病房离得并不远。他们把Bucky安排在了隔离病房区,那里的病房带着控制室(Steve很幸运,在他的神盾局生涯中还没有伤重到需要这种待遇)。隔离病区已经住满了人,每个病房里都有一个感染程度不同的病人——感染源就是那种让死人复生的病毒,也是感染Bucky的病毒——他们被链子锁在床上牢牢绑住,并有专人监控。Steve被领到走廊尽头的房间。早些时候给他注射止痛剂的医生正站在那里,手里拿着一板药和一支笔。

“他现在怎么样?”Fury问。

Steve没听到她的回答是什么。当他朝窗户里看过去的时候就已经完全分心了。“Bucky,”他低声说着,伸出手按在玻璃上。

Bucky躺在病床上,看起来小小的。他身上盖着的毯子没能完全遮住手腕和脚踝上的束缚带。即使隔着大半个房间,Steve还是能看清楚他有多苍白,也能看清楚他脸上的汗在反光。他胳膊和胸口的伤都没有用绷带包扎,黑色的缝合线横亘在Bucky红肿发炎的皮肤上。

那个医生——她的胸牌上名字是Schroeder——碰了碰他的胳膊,拉回了他的注意力。“他拒绝注射抗病毒药物,而其他接受注射的病人恢复良好。不过我们也有另外一种药,希望它能有效。”

她迟疑了一下。

Steve看过去,“还有呢?”

“Fury上校可能告诉过你我们很难对他开展治疗。他,呃……队长,他把上一个想为他治疗的护士咬了。但她在那之后对疗法反应良好。“

“咬了?”Steve说,睁大了双眼。“疗法?”

“是的,就跟所有被感染的人一样,他的唾液中含有病毒。如果在这个阶段被他咬了,那么受害者很有可能有一级到二级的感染风险。所以——”

“不要被咬。”Steve说。

“不要被咬。”她的笑里有一丝挑逗。Steve一向不习惯应付这个。他茫然的看着她,然后移开了视线。

Schroeder用手按了下门边的控制板,门悄声打开。Steve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走进控制室。

门在他身后关上。Bucky因为听到声响而扭动身体,斜眼看着Steve走到床边。

一瞬间,过去与现在重合了(Bucky被绑在桌子上,一遍遍地喃喃念着自己的名字、军衔和编号)。Steve说,“是我,Steve。”

Bucky开口,“Steve……”但语气并不像Steve想象的那样如释重负。

不,他被吓到了,混乱了,瞪大了双眼。“Steve?你怎么会在这……?难道他们……?他们不会的,他们做不到——你不可能在这儿,你没在这儿。不。他们从来都没抓住过你,这个不是,不,你肯定只是我脑子里的一个影子,他们没办法拿走——”他用力晃着手臂,手铐撞在扶手上发出喀拉喀拉的声响。他的血肉之手被划伤了,手腕处流血流的一塌糊涂。“你们不能把他从我这里拿走,听到了吗?”Bucky冲着门口的单向玻璃大吼,“你们什么都可以拿走,但是不能拿走!”

“嘿,嘿,”Steve轻声说着,Bucky语气中的绝望让他觉得心碎。他拉过一张椅子坐在床边,伸出手抚摸Bucky的胳膊。Bucky慢慢平静下来,狂热的眼转向他。“我真的在这里,Buck,我保证。你现在没事,你不在……你不在莫斯科了。你现在在波士顿的神盾局大楼里。这里没人会伤害你,我保证。”

“Steve,不,不是的,我被锁在床上,他们一直试着给我打各种药。我不——我不知道他们要对我做什么。”Bucky的语气中藏着一线细细的恐惧。他又开始努力挣脱手腕上的手铐。Steve把Bucky的胳膊抓得紧了些。

“他们是神盾局的医生。他们想帮你好起来,他们只想做这个。”

“以前听到过这个说法。”Bucky苦笑,“‘只是来帮忙的’。但他们现在没办法再这么对我了,不——现在不行——”

Steve倾下身,“谁?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不重要了。我被那些东西咬了,我很快就会死了。”他转动了下手臂去碰Steve,手指弯曲,覆住Steve的手背。“答应我,我死的时候杀了我,Steve,我不想再害任何人了。”

“嘘,你不会死的,”Steve紧紧握住Bucky的手。他从来没见过Bucky像现在这个样子,发着高烧,头脑混乱不清。当他们还小的时候,情况通常是反过来的:Steve病倒在床上,Bucky照顾他,安慰他病中的胡言乱语。手边没有纸巾,所以他小心的用被单一角抹去Bucky脸上的汗滴。“我不会让你死。你只是需要让护士给你打一针。会有用的。”

Bucky摇着头,“我咬了一个护士,Steve。我不想的,但是我真的咬了。我完全记得当时的情况,就跟我记得——”他停了下来,眼睛大大地睁着,似乎在看什么并不存在的东西。他的嘴唇蠕动,却未发一言。然后他身子抖了抖,继续说,“我不会好了。我会变成那种东西。”

“不,你不会的,我跟你保证你不会。那个护士没事,她很好。你没对她造成任何伤害,”Steve轻柔的说。又有一个护士从门口慢慢走进来,手里的托盘中放着注射器。她的表情带着疑问,不知道该不该走近。他向她做个手势,让她走到近前。“这个护士是来帮你打针的,而且——”

Bucky看起来很惊恐,他努力躲避着越来越近的护士,“Steve——”

“不,不,没关系的,她不会伤害你。这个药能帮你。他们有能治好你的药。只要两针。”Steve知道第二针要打的是什么药,他勉强压住声音里的愧疚。他并不认为要让Bucky讲出冬日战士的事情就得注射这种药。只要再多一点时间……

只可惜Fury是个难以被动摇的人,Steve必须得从他的挚友口中得到指定的信息。

评论(4)
热度(28)

© Yv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