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3上的一些同人文翻译。
CP:盾冬,叉冬/冬叉,虫绿。

【授权翻译】【叉冬】【ABO】浮生若梦 第二章(连载中)by babydraco

作者7.13更新了第二章。叉骨看来马上就要出场惹!!(这一章还没)

终于把工作赶完了哦耶。可以有更多时间摸鱼啦啦啦(*゚▽゚)ノ 

=============

You Live Inside a Dream

             浮生若梦

警示:*omega!Bucky。

          *有皮冬,盾冬(暗示)。

          *暗黑AU,强制结合,强制受孕,感情操纵。

-------------------------------

Chapter 2:As long as it agrees with how you feel

      第二章    只要你觉得对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18137/chapters/4219167

(前文:第一章


等回到基地,Steve告诉了Fury,Natasha和Sam他在超市里的发现。他们一致同意以后的物资补给要交给Sam或是Natasha来做,免得Steve再次碰见Bucky又忍不住上前和他说话。如果那真的是Bucky,Steve在吸引他的注意力的同时也可能会害无辜的人被杀。Nat注意到,Bucky身边的那个保镖也许有双重任务,既有保护也有监视。

“他说自己不叫那个名字,但是我发誓那就是Bucky,”Steve固执己见,闷闷不乐的咬了口能量棒。“他不是那个跟我战斗的面无表情的杀手,他在装作一个普通人,某个不是Bucky Barnes的普通人。”

“坐稳了,”Nat说着,递给他一张上周的华盛顿邮报,翻到社会版,“还有更糟的。”

“国防部长Alexander Pierce出席在国家大教堂举行的复活节纪念活动,与他同行的是他的omega,俄罗斯模特Nikolai Karpov。他们分别穿着Armani和Hugo Boss的套装,显得优雅而低调,”Steve大声读出来。上面还有一张双人照片,两个主角被一群显贵簇拥在中间。Pierce的胳膊仿佛在宣誓主权一样环住Bucky的腰,Bucky朝镜头茫然的微笑着。“俄罗斯模特?”

“事实上,那不是假话,”Natasha说。“大概在六年前,他拍了一些平面广告。虽然他的身高不足以去走T台,但是九头蛇的触角肯定已经延伸到了四面八方。然后有几年他为一些设计师走秀。在那之后就再也没有人听过他的音讯了。 不管他们接下来想对他做什么,他们已经花了很长时间为他打造这个十分可信的假身份,时间上几乎没有破绽。”

“我觉得就是这样,”Steve说,“这就是他们的计划。他是Pierce的奖品。”

“他们从什么时候开始把人当做终生成就奖发了?”Sam问道,“我是说,现在不是已经确认了那是犯罪吗?人口买卖,不把人当人。”

“我觉得,”Fury说,“我们跟他们所生活的不是同一个世界。等我退休了,我唯一想从办公室里带走的就是那张人体工学座椅。”


一周后,Sundance号从马里兰起航,没过几天就到达了弗罗里达的港口。

Nikolai把防晒霜抹到Alexei的胸口和胳膊上,也在他的鼻子和额头上稍微抹了一些。后者有着橄榄色的皮肤,这意味着也许他不会像Nikolai或是Alexander一样容易晒伤,但Nikolai不愿意冒险。按照Alexander的要求,甲板上建起了一个定制的迷你版沙箱,Alexei摇摇晃晃的走过去玩。Alexander已经让所有人都回到船舱中了,Nikolai给自己抹上晒黑霜。Alexander雇了一个女人指导他怎么把自己的皮肤晒成蜜色,她有时也会教他怎么打扮自己。他每天都要在船上晒上一会,但是不能晒太久,因为Alexander不希望看到他“在接下来几年里黑得跟棒球手套一样”。他穿着一件黑色的Prada泳裤,肌肤尽可能多的裸露在外,那可以取悦他的伴侣。

但他还是觉得热得难受。尽管高脚杯里盛着冰镇过的Pina Colada(一种鸡尾酒),尽管遮阳伞遮住了沙滩椅上直射的阳光,他还是热得想扯掉泳裤直接跳进泳池里,然后赖在里面再也不出来了。但是他不被允许游泳。他知道腕表上显示的温度与他烫到过头的皮肤并不一致。他觉得头晕,胃里翻搅着疼。他没有食物中毒,他跟Alexander吃的是同样的食物,他们是看着厨师做的。而能伤害到他的毒药剂量可以直接杀了Alexander。他用一只手捂住肚子,咬住嘴唇。


“Alexander?”他费力的说。不再是“先生”,把自己的丈夫称作先生是不合适的。“我……出故障了。”

“你没理由会出故障,”Alexander说,“除非你忘了自己的热潮期。”

Nikolai有些低落。他的确忘了。他不记得要提前记下热潮期来的月份,他从来没记过。这是他几十年以来……从那个地方……离开时间最长的一次。他以前一直使用抑制剂,不了解要怎么应付热潮期。他准备好挨骂,但是alpha只是轻笑了一声,拍了拍他的头。

“你最近的行为有点反常,也就是说你又开始觉得难过了,是吗?”

Nikolai点头,除了点头他还能做什么呢?Alexander跟医生比他自己更明白他的脑子里出了什么事。他觉得难过。从他知道难过这个词的意思开始,他就一直在难过。虽然他并没有值得难过的原因。他知道自己拥有所有人们期望得到的东西,而且他十分强壮,健康,有了伴侣。难道那不是幸福吗?但为什么他有时候会躲在房间里,抱着Alexei流泪呢?


“我想再生一个孩子可能会有帮助。我知道你想问我这个,只是不好意思开口。”Alexander摩挲着他的后颈,指尖画着圈抚过标记的咬痕。Nikolai靠的近了些,沉浸在他的碰触中。他很快就会渴求这个,他会想躺在床上,脱去他们俩的衣服,然后取悦Alexander。而他的伴侣会照顾他。其实他现在就想去床上,泳裤让他的反应无所遁形。

“是的,”Nikolai轻声回答。他没有其他答案。


“你把我们的第一个孩子照料的很好。Alexei很健康,而且成长的很快。他的智力和体能测试得分全部在平均线以上。我觉得我们可以说首次试验已经成功了。你得有段时间不能再穿这些小泳裤了,但那是值得的。”

Nikolai并不在乎是不是能穿暴露的衣服。他对外表无所谓,会有一个私人购物师为他准备好衣服塞进衣柜,一年四次。他的每件衣服都能在某种程度上展示出他的身材,但他对穿着没有执念,不在意是否要为了展现诱惑而多穿或者少穿一些。他唯一感兴趣的是强壮,灵活,敏捷。但当他穿着得体时,其他人都会很高兴,所以他会穿上他们给他的衣服。他没有其他衣服了。当衣服脏掉的时候,他就把它们扔到篮子里,会有专人负责清洗。当衣服破了,丢了或是染上了洗不掉的污渍,也会有专人为他调换。一直如此。


“我会把你留在迈阿密一个星期。一个很不错的宾馆。反正用的是纳税人的钱。不过我觉得你现在有更紧急的事情要担心。Pamela?”他叫进来一个苗条的年轻女子,那是他手下的实习生之一。“把Alexei带到游戏室去。哄他玩一会,嗯,两个小时。”

Pamela没有反驳——尽管她正在攻读政治学硕士学位,而且并不是保姆。她抱起孩子走下了楼梯。

“到这儿来,”Alexander跟Nikolai说,露出一个危险的微笑。


之后,当他精疲力竭的泡在冷水中洗浴时,他听到了Alexander在隔壁房间打电话。那个人订了为期一周的五星级酒店套房,然后用安全专线拨了另一个号码。

“是的,我需要Rumlow探员来执行某个特殊的安全任务。在迈阿密。明天。”


评论(35)
热度(74)

© Yv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