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3上的一些同人文翻译。
CP:盾冬,叉冬/冬叉,虫绿。

【授权翻译】【叉冬】Taste like a Train ​Wreck 第二章(上)

==============

Taste like a Train Wreck

         by Blink_Blue

警示: *AU。无超能力。

           *三角关系。

           *失忆梗。

           *non-con(第五章加)

           *主要角色死亡(第五章加)

===============

第二章(上)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38035/chapters/3988393

前文:第一章(上)第一章(下)

章节摘要:在漫长的五年时光之后,Steve听到了Bucky的消息。



一杯咖啡被放到他面前。坐在桌子后面的Steve抬起头来。

“熬夜了?”Natasha挑起一边眉毛问道。

Steve嗤笑一声。“我昨晚上十点半看完Jeopardy(*)就去睡了,还一口气吃了三份速食。”他从杯子里啜了一口咖啡,朝Natasha点了点头表示谢意。

“你看起来精神不太好,”Natasha说,“我们的好队长在烦恼什么?”她在微笑,用队里给Steve起的昵称称呼他。在几次申请失败后,Steve于三年前加入特战队,并迅速得到了晋升。

Steve耸了耸肩,不是很想说话。“没什么,”他不会用自己的问题来烦她,他更不会冒险跟她分享自己人生中那些可悲又乏味的细节,因为他不想失去她的尊敬。

Natasha朝他转了转眼球,“你知道你需要什么吗,Rogers?”

Steve不用看她都知道她想说什么。话说回来,其实Natasha毫不介意在他可悲又乏味的生活上参一脚。

“你得找个人去约会。”

“我就知道你要说这个。你总是在说这个。”

“那是因为,在我认识你的七年里,你出门约会总共不超过两次。那挺惨的,Steve。而且,实话说,我开始有点担心你了。”

Steve摇了摇头。“没关系的,Natasha。”

“拜托。Sam跟我打算今晚上出去喝几杯,也许还有其他人。说不定那个对你暗送秋波了两个月的好姑娘Sharon也会来。你干嘛不一起?”

Steve只是又一次摇头。“那真的不适合我。我更像是那种宅在家里早早睡觉的人。你们好好玩,我会继续窝在家里,三顿饭并成一顿吃。”

“你看起来太他妈的难过了,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应付。你到底怎么了?”

Steve正想说什么的时候,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他把手机拿出来。那串号码他并不熟悉。

“抱歉,等一下。”他说着,接起电话。“Steve Rogers。”

“你好,Rogers先生,”一个陌生的女音说道,“我是Margaret Myers,从弗莱德里克纪念医院打来。我打电话是因为刚入院的James Barnes先生。你是他的紧急联系人。”

Steve觉得他的心坠了下去。“Bucky?Bucky出事了?我——我是说James?”Steve的眼前立刻浮现出那个他多年未见的面庞。他抬头看着Natasha,后者正关切的看着他。

怎么了?她无声的问。

“他外伤很严重,被送进我们的急诊室。恐怕我没办法在电话里详细说明他的伤情。”

“他在哪儿?”一想到Bucky受伤了并正在慢慢死去,恐慌就揪住了他的胸口。现在,任何有关Bucky的念头都让人痛苦。

“弗莱德里克纪念医院,先生。地址是第七大街西侧,沿着15号公路——”

Steve挂了电话。他现在就得赶过去。

“我得走了,”他跟Natasha说。

“是James?”她轻声问,但脸上的表情却没有那么轻描淡写。她在几年前就认识Bucky,直到后来失去联系为止。实际上,与Steve相比,她跟Bucky更加亲近,因为他们俩当时都在特战队。

Steve点头,转眼去看她。他很害怕。他知道她能从眼睛里看出他的恐惧。她一向擅长解读人心。他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见过Bucky或是跟Bucky讲话了。考虑到上次他们诀别的方式,他现在也不敢肯定Bucky是不是想见他。但如果Bucky受伤了,或是更严重的什么,那么他必须得在旁边。他得在那里帮他。

“我得走了,”他又说了一遍,试着让自己平静下来。“你能……你能不能在Fury面前帮我打个掩护?”

Natasha点头,“当然。我希望他没事,Steve,”她的声音很真诚。

Steve悄悄地离开,朝自己的车走去。他的头脑因为恐惧而眩晕。过了这么多年,再次见到Bucky会是什么样的情景?他会对自己说什么?操,他希望Bucky能好好的。他到底伤的有多严重?他们甚至不能直接在电话里跟他讲明。

Steve快速走向自己的车,然后发动引擎,努力让自己不要去想最糟糕的情况。他记起最后一次和Bucky讲话时的情形。


Steve像一阵风一样冲进他们乱糟糟的小公寓。“你他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Bucky本在看着拉面碗,听到他的声音后抬起头来看他。“你在说什么?”

“省省吧,我知道你压根没给Ramirez我的特战队入队申请。”他停顿了一下,看到Bucky的视线重新落回到碗上。那是在默认。“为什么,Bucky?你知道这对我有多重要,我拼死拼活了一年——”

“你不会成功的,”Bucky轻轻的说,“所以我才这么做。”

Steve瞪着他,觉得伤心。“那是什么意思?”

“你勉勉强强通过了笔试和面试。但是你几乎不可能完成下面的训练课程。就算他们接受了你的申请,那些技能测试也会让你半死不活。我只是在避免让你丢脸。”

“所以你想让我坐在书桌后面工作一辈子?我不需要你告诉我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Steve生气的说。他比以往训练的都要努力。他再也不是十二年前Barnes见到的那个瘦巴巴、病怏怏的孩子了。当然,他也许不如其他队员那么壮实,连Bucky也毫不费力地轻易痛扁他一顿,但那不代表着他没有努力过。

Steve,你知道我了解你的立场,但是事实是——”

“不,去你妈的!”Steve打断了他的话,“那他妈的是我的生活,你没有权力决定!我为这次申请足足训练了一年。我能做到。你已经进了特战队,为什么我不能?”

Bucky沉默了,没有再看Steve的眼睛。那让他更生气了。

“你觉得我还不够强?”

“我觉得你很有勇气,比他们所有人都要好。但是你也同样很固执,不愿意面对自己的缺点。就算成功入队,你也很可能只会害死自己,或是害死其他人。”

“胡说八道,Barnes,”他的眼睛里充满愤怒。之前他从未对自己的朋友表现过这一点。

“那不是某个模拟的训练场景,人真的会死。加入特战队意味着你在保护自己的同时也要保护其他人。你还没准备好。我在救你的命,Steve。”Bucky轻声说。

“我不需要你照顾我,”Steve冷冷的回应。

“你他妈这辈子都是我在照顾。”

去你妈的,”Steve啐了一口,转身走开。

“你去哪儿?”Bucky从椅子上站起来问道。Steve没有回答,只是冲进了卧室。

Steve?”他试着跟上那个人,“申请的事情我很抱歉。我不应该背着你做这些事,但是那不代表我是错的。”

“你没有权力这么做,Barnes。”

“你在做什么?”Bucky问。他看到那个人正把自己的东西塞进双肩包。

“这看起来像什么?我要搬出去。”

Steve——”

“我现在没办法看着你。实际上,我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你。”

“你真的要这么做?你真的要扔掉我们12年的友情,就因为我替你打算?”

“你坑了我,那才是事实。”Steve怒吼,把背包上的拉链拉起来。他把Bucky推出房间。“我明天回来拿剩下的东西。再去找个新室友吧,祝你好运。”


Steve跑进急诊室的等候区,匆忙间几乎撞到柜台上,把坐在柜台后的女人吓了一跳。“James Barnes!我在找James Barnes,他怎么样了?”

“呃……好的,先给我一点时间,”她转向电脑。

“Barnes,B,A,R——”

“我能拼出来,先生,”她给了他一个微笑。

“抱歉,”他有些尴尬,“我刚刚接到一个电话。他们不肯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我……一直在想最坏的情况。”

“James Barnes吗,你是说?”

“是的,James Barnes。我是他的紧急联系人。”他努力别去多想Bucky在五年后依然把他列做紧急联系人的事实。他低头试图看清楚电脑屏幕,上面也许会有Bucky伤情的细节。

“他现在怎么样?他出了什么事?”

“请再稍等一下,我会调出他的文件夹。”鼠标点了几下。“你是他的朋友还是家人,先生?”

“我是……我是他的——”

“他没有家人,”有一个声音从Steve身后传来。Steve转身,看到一个三十几岁的男人,黑色头发,身形疲惫。他的视线迅速被吸引到了那个人白色T恤衫沾着的已经干涸的暗黑色血迹上。“而且我不确定你是不是他的朋友,”他的声音很低沉。

“你他妈是谁?”

“Brock Rumlow。”

“是Rumlow先生把Barnes先生带来的,”柜台后面的那个女人说。

Steve看着那个人恤衫上的浓重血迹,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

“Barnes先生好像还在做手术。你们可以先在等候区坐一会,如果有什么进展的话,会有医生过来通知你们。”

Steve点了下头,犹豫着跟随Rumlow走进等候室。他看到房间里都是担忧的面孔。一个母亲跟她的三个孩子一起坐在中间,一对老夫妇静静地坐在一侧,还有一个男人坐在椅子上低头打着盹。有些人陆续走过房间。他开始觉得,在不知道自己所爱的人的情况下,要这么等上几个小时简直让人精疲力尽。

Steve慢慢坐到Rumlow对面的那张不怎么舒适的塑料椅子上。后者正盯着自己的鞋尖看,椅子周围杂七杂八的扔着不少揉成一团的纸杯。

“出了什么事?”

“管道爆炸,”Rumlow简短的回答。“突发事故。一个餐馆的煤气管道破裂。幸好里面没人,那地方还没开张。但是他跟爆炸的距离最近。”他知道在离这里不到10英里的地方有个餐馆,已经被烧毁了。拜九头蛇所赐。官方记录会被修改,从而弥补他们言语上的破绽。九头蛇擅长隐匿。

“他伤的有多严重?”Steve轻声问,几乎害怕听到答案。

“很严重。没有烧伤,但他被掀出好几米。”Rumlow的眼睛有些呆滞,又记起那个会永远挥之不去的梦魇。他咽了下口水,“流了很多血。”

“有多久——”

“我已经在这里呆了四个小时。”

他们沉默地坐了一阵子。Steve疲惫的揉了揉眼睛,朝前微倾,把胳膊肘放到膝盖上撑住身体。这比他想的还严重。Bucky真的可能会死。操。他从来没想过——Bucky可能会死。

他突然坐直身体,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勉强自己冷静下来。如果再继续这么想下去,他肯定会恐慌发作。他现在除了等待什么也做不了——这是最糟的。

“你怎么认识Bucky的?”Steve问。

“他的名字是James。”

Steve认识了Bucky这么多年,从没用James称呼过那个人。“你怎么认识James的?”

“我们是同事,也是室友。一起住了两年。”

“你做什么工作的?”

“建筑业。”

Steve眨了眨眼,愧疚感突然间涌上心头。他记得他在两天后回过一次公寓,却发现Bucky已经搬走了。当第二天他回去工作时,他又听到Bucky已经辞了职。他真的把那句“永远不想再见到你”当真了。Bucky放弃了神盾局的好工作,然后去当建筑工人?那没道理。

而后他意识到自己在轻率与恐慌之下竟忘了做自我介绍。“我是Steve,顺带一提,Steve Rogers。”

Rumlow依然沉默。Steve一直是他们这段感情里的一根刺。他知道他们俩曾经很亲近,他也知道James有多关心那个人。James总是强调那根本不算问题。但当九头蛇发现他曾是神盾局特工的时候,的确把那认定为问题了。他不会对Steve Rogers倾诉他们俩之间的秘密。那个人出现在这里就已经让他觉得窝火了。

“他,呃,Bucky——James,有没有提过我?”

“你们五年没见,但是你却突然间觉得自己对他很重要?”Rumlow的声音很刺耳。

Steve的脸拉了下来。

“不,他从来没提过你。”

---------------

(*)Jeopardy,美国一个著名的智力竞赛电视节目。于CES2009上得到好评之后,开始在北美热播。

评论(11)
热度(43)

© Yv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