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3上的一些同人文翻译。
CP:盾冬,叉冬/冬叉,虫绿。

【授权翻译】【叉冬】Taste like a Train ​Wreck 第四章(上)

==============

Taste like a Train Wreck

         by Blink_Blue

警示: *AU。无超能力。

           *三角关系。

           *失忆梗。

           *non-con(第五章加)

           *主要角色死亡(第五章加)

===============

第四章(上)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38035/chapters/4214811

前文:第一章(上)第一章(下)第二章(上)第二章(下)第三章(上)第三章(下)

章节摘要:Bucky和Brock重拾旧日情谊,而Steve只想寻回他的朋友。


一开始的几天有些尴尬。Brock睡在沙发上,把床留给James用。他坚持要这么做。在James的记忆中,他们并没有超出普通朋友的关系,而他不想逼得太紧以至于让那个人觉得不舒服。他每天都会早早起来,为他们俩做上一顿早餐,然后把早餐送到卧室里,两个人一起坐在床上享用,就跟之前他们一直习惯的那样。

他们一起度过了许多时间。Brock做了所有James最爱的食物,那次事故似乎并没有影响到他的味蕾,万幸。他们看了一些老电影,那些他从之前的共同生活中知道James喜欢的电影。这个大男孩在看到玩具总动员3的结局时哭了起来,就跟他第一次看这电影时一样。Brock微笑,稍稍逗了逗他。

一切都很好,仿佛他们正在享受难得的悠闲时光。除了他们从未彼此真正地碰触之外。当他们坐在沙发上的时候,两个人中间总是隔着几英寸的距离,直到James为调整舒服的姿势而把头靠到Brock的胸口,后者的双臂才会松松的环住他。


James也和Steve Rogers一起度过了许多时间。大部分是午餐和晚餐。每次James告诉他要去见Steve时,Brock都感觉自己被嫉妒捅了一刀,但他已经开始习惯了。他曾经一直怀疑James对那个人的感情并不止于友谊,而且很显然他在Rogers身边时要比在自己身边更自在。他咬住嘴唇努力让自己不要对James大喊大叫,说出‘你们两个已经好多年没有讲过话了,那个男人对你毫无意义’之类的话。他只是屏住呼吸。他不想和James吵架。他会尽他所能地帮助James复原。他有十足的信心,确信James很快就会恢复记忆,所有的一切都会回到原有的轨道上。在上一次复检时,医生指出他的脑部扫描结果非常乐观,尤其在事故才过了这么短的时间的情况下。


慢慢的,James和他熟络起来。他每天早晨都会对他微笑,甚至会在他们两个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影时握住他的手。


“跟我讲讲我们的故事,”他无数次的要求。

于是Brock会讲他们的事,尽量不泄露任何九头蛇相关的细枝末节。他不喜欢对那个人撒谎,但谎言总是更容易说出口。他模糊了他们初见的那些粗粝的细节,告诉他他们曾经多次出门旅行,告诉他他们一起在一个很好的雇主手下工作了许多年。他还告诉他,他们的雇主已经因为他们旷工太久而把他们解雇了,却也给了不菲的遣散费,足以让他们支撑一阵子。那个人对他们在九头蛇工作的事情毫无印象。

每一天,他都希望James能恢复记忆,希望James一醒来就记起他们曾共有的生活。而这没有成为现实。他开始担心那些医生说的是对的。他的记忆恢复也许要花上好几年,或许永远都不会发生。


但James正在恢复健康,这才是最应该关注的。有一天,James回到家里告诉他说,周末时Steve会在家里开一个烧烤聚会,他们俩都被邀请了。这对James来说值得庆贺,因为他现在已经复原到足以站立比较长的时间了。Steve的一些好友也会去。也就是说,神盾局的人也会在场。

Brock觉得他应该期盼这件事。这是他的大好机会,可以与敌人搭上关系。Pierce每天都要求他汇报进展,而这会让他的上司高兴——后者在电话里听起来总是不耐烦。他需要推动事情朝前进展,而今天会是绝佳的机会。


“你有没有见到我的止痛药?”James的声音从洗手间传来。

Brock看着手里的药瓶。“有,在我这儿。”他摇了摇瓶子,看了眼里面那些粉色的药片。羟考酮。每片10mg,James Barnes每12小时需要吃一片来缓解疼痛。他数了数剩下的药片,然后皱起眉头。


当听到James走近的声音时,他迅速盖好了瓶盖。

“在你这里?”

Brock晃了晃药瓶作为回应,然后把它放到夹克前面的口袋里。

“谢谢,”James说,给了他一个微笑。

“疼得厉害吗?”

James耸肩,“还扛得住。”

“小心些,”他轻声说,握住那个人的手。“你听说过那些手术之后对止痛药上瘾的人吧。”

“别担心。我是按医嘱服用的。”这差不多是事实。那个人的关心让他觉得温暖。


“James?”

“嗯?”

“你觉得我们能……先别告诉其他人吗?今天?”

James眨了眨眼。“我还没跟Steve说过。我也没跟任何人说过。这对我来说还是……难以把握。我觉得最终总是要告诉他的。那很奇怪,你知道……瞒着Steve的感觉。我正努力摆脱那种心态。我知道已经过去六年了,但是有的时候我会忘记。”

Brock点头。他伸出一只手碰了碰那个人的脸。James已经逐渐习惯了他们之间细微的接触。只要别太过头,他都能接受。

“我只是……之前我从来不用和别人分享你。”


James望进那个人的眼睛,却只在里面看见爱情和关切。所有他想要的一切——曾想要的一切——曾在Steve那里想要的一切。而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他必须得记得这一点。他感觉到有什么一闪而过——某种久远的记忆……关于爱情,或者欲望?他眼窝后面有什么地方跳动着疼痛起来,于是他别开视线。他想再吃一片止痛药,但他在不到两个小时之前刚吃过一片。


“你还好吗?”Brock问他,突然间觉得担心。

James点头。“头疼,”他喃喃说。

Brock用手臂环住他,把他拉得近了些,让James把头靠在他肩膀上休息。Brock慢慢的用手指抚过他短短的头发,按摩他的头皮。James闭上眼睛,满足的叹息。

“好些吗?”

James点了点头。“你能整天帮我做这个吗?每天?”

“嗯……反正我现在没工作,我想没问题。”


James轻轻笑起来,抬起头,稍微后退了一些,看着那个人。他慢慢的靠近,把自己的唇印上那个人的。他们的眼睛扑闪着闭起来。Brock低声叹息。自从James出院之后,他们已经两周没有接过吻了。而像这样抱着他已经像是太久太久之前的事。他紧了紧抱着那个人的手臂。他永远都不想放开。直到James慢慢的退后。

Brock安静地看着他的动作。他的心脏怦怦地跳个不停,唇瓣上还留着James的味道。


“为什么?”他最后问。


James停了一会才开口。那个亲吻感觉如此熟悉,让他觉得自己想和他靠的更近,直到和他融化到一起。他想了解他。他想和他做爱。

他摇了摇头,把那些想法清空。


“你对我真的很好,”他最终这么说,“而且很耐心,那么耐心。也许比我应该得到的还要多。所以……我在告诉你不要放弃我。”

Brock微笑,“我永远都不会放弃你。”

James回以微笑。他开始想,要爱上这个男人该是件多么容易的事。

“走吧,我们别迟到了。”


在开车去Steve家的路上,他们几乎一直都在沉默。James之前只来过两次。Steve一直坚持邀请他过来并为他做饭。那是城边一座很赞的独栋,有两个卧室,小的那个是客卧。从James离开之后,Steve显然一直过得很好。

James瞥了Brock一眼,后者正专心看着路面。也许自己过得也很好。


大门没锁。当他们进门之后,食物的香味立刻扑鼻而来。

“嘿!”Steve带着大大的笑容问候他们,“真高兴你们能来!”

他正抱着一堆瓶子,有番茄酱,芥末酱,还有各式各样的沙拉酱。

“要帮忙吗?“James促狭的问。

“不!不用!大家都在后面的院子里!过来吧!”


他们跟着热情的主人走到房外。James立刻被Phil Coulson的笑脸问候了。

“嘿混蛋,谢谢你来医院看我这么多次!”

“抱歉James,我是打算去看你的,我发誓!但是工作实在太多了。Fury一口气给了我三个不同的项目。我忙的一天假都挤不出来。不过你看起来棒极了!”他诚挚地说着,上下打量。

James耸了耸肩。“好吧,我卧床休息了很久。哦,这是Brock,顺便说一声。”他侧了侧身,好让那两个人握手。“Brock,这是Phil。我们之前在一起工作。”

他环视着其他人。“那个正在坏笑的红发女人是Natasha。”

“重新见到你真好,James。”她微笑着说。

其他两个人他不认识。

“我是Sam。很高兴见到你们,”那个嘴里塞着一大口热狗的男人这么说道。

“Sam?Steve跟我说过很多你的事。”

“我希望他说的都是好事,”他说着,转头去看忙着给烧烤架上的汉堡跟热狗翻面的Steve。

“我是Maria Hill,”Natasha身边那个深色头发的高个子女人说,“我在Phil的部门工作。”

“伙计们,去拿个盘子!”Sam指了指一旁的桌子。“先拿点东西吃,有很多。冰柜里还有啤酒。自己动手吧。”

“我饿死了,”James喃喃说着,眼睛盯住一个汉堡。


Brock给自己拿了瓶啤酒,耐心的等食物上桌。他按照安排坐在James对面的位置。他看着James在汉堡上抹了一堆番茄酱才下口开吃。汉堡里的油顺着他的下巴流下来,Brock笑着递给他一张餐巾纸。

那个人满嘴都是汉堡,含糊不清地跟他道谢。


“所以,Bucky,你最近这几天过得怎么样?”Steve坐在他身边问道。Brock在听到那个昵称的时候忍不住激灵了一下。那是一个永远的符号,提示他James在遇到自己之前曾有另一段生活,而那段生活就是Steve Rogers。

“很好,”他回答,“接近100%的好。”

“他的胃口相当好,”Brock插进来,“他吃东西的速度比我买东西的速度还快。”那是事实。James已经重新增回了大部分体重,比几周前看起来要健康很多。

“Brock棒极了,”James说,“他简直寸步不离的照顾我。我不知道没了他该怎么办好。”

“我很高兴你正好起来,Buck。”


Brock的眼神在他们两个人中间打转。并不是他不相信James,他只是无法控制住自己对他的保护欲。他几乎肯定自己在Rogers的眼中看到了爱意。


“James,你有没有想过重新回神盾局?”Natasha问。

James惊讶地抬头看她,“我没怎么想过,说实话。”

“我问这个只是因为你现在还没工作。没说错吧?”

“Bucky,那是个好主意!”Steve补充道。

James看着他,有些迷茫。“我不知道,我的身体还没完全好过来……”

“嗯,也许不用回特战队,不用立刻回。还有其他的职位,比如Coulson的部门?”

他们一起转头去看被提到名字的那个人。

“啊……当然!”他结结巴巴的说,“我们的文书职位永远有空缺!”

“文书?”James苦笑着问了一句,转向Steve,“上帝啊,我开始变成你了。我觉得那应该也没什么关系。我的确需要用钱。”


“实际上,我在想你们的特战队有没有适合我的空缺。”Brock最终开口。

“真的?”James惊讶的问他,“你之前什么都没说过。”

“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不过我在战斗部门有过工作经验。我有不错的履历表,我很乐意交给你。”他对Steve说。

Steve点头。“当然,我们一直都在找合适的人。你干嘛不在下周找个时间来一趟总部?递交你的简历,然后填一填申请表。你们俩一起?”

Brock点头微笑。完美。他有充足的时间检查自己的背景资料并进行最后的调整。“多谢,Steve。我真的很感激。”

“没问题。我会在Fury面前替你美言几句。他是神盾局的局长。”


“Fury现在怎么样?”James问,“还是很吓人吗?”

“还是老样子。”

“我发誓,他肯定一直不喜欢我。”

“别胡扯了。Fury谁都不喜欢。”

他们像老朋友一样大笑。Brock真不知道自己是想冲着Rogers的脸来一拳还是想谢谢他让James笑起来。


过了一会,谈话转向了James在过去五年中可能错过的大事件。

“你有没有看最后一部Harry Potter?”

“真不敢相信你居然在问他电影,”Natasha对Sam说,“你完全可以提提世界上利用干细胞进行的第一例人工器官移植,那是2011年的事。”

“哇哦,”James轻声感叹。

“2009年的猪流感全球大流行怎么样?”Maria问。

“Michael Jackson的死!”Sam说道,想挣回面子。


在其他人为过去几年里最重要的全球性事件争吵不休时,James扭过头。他的头疼又开始了,并让他觉得恶心。他突然希望自己没吃这么多东西。

“你还好吗?”Brock关切地问他。

“是的,我还好,”他回答,挤出一个小小的微笑。

Brock点头,但看起来并不十分相信。“我马上回来。”


他朝洗手间走去,但那里似乎有人,于是他转向厨房打算洗洗手。烘手的时候,他碰巧朝窗外瞥了一眼。街对面停着一辆车,一张熟悉的脸孔正在观察这边房子里的动静。

“婊子养的,”他低声骂道。

他在确定所有人都还呆在房外之后,走出了大门,径直走向那辆车。

“你他妈的在这里干嘛?”

Rollins似乎并不惊讶。他遮在太阳镜后的眼睛抬起来,“Pierce要我留意你们俩。”

他愤愤然哼了一下,“他不信任我?”

“他只是想确保你还记得那个任务。渗透进神盾局。你跟他们呆得很愉快?”他朝房子的方向歪了歪头问道。

“我知道那个任务。”Brock冷硬的说。“滚回去,我不需要他妈的保姆。”

“Pierce的命令。”Rollins耸着肩说道。

“如果他们当中有人看到你在这里会发生什么?你还是挺显眼的,而且里面都是他们顶尖的特工。如果Barnes看到你记起什么的话,又会出什么事?”

“那不就是我们想要的么?”

Brock拼命忍住一拳打碎玻璃掐死他的冲动。“是的!但是不是像这样!”James一直不喜欢Rollins,那不是秘密。这家伙向来混蛋。

“滚。马上。别忘了,我是你的上级。”

Rollins看起来想要争论什么却没开口,然后发动了汽车。他在离开前最后看了Brock一眼。


评论(18)
热度(38)

© Yv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