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3上的一些同人文翻译。
CP:盾冬,叉冬/冬叉,虫绿。

【授权翻译】【叉冬】Taste like a Train ​Wreck 第五章(下)

提示:心塞预警证据。争吵。离去。绝望的挽留。

(之后每次更新都会先大致剧透一下文章脉络。顺便问一下大家需要在哪些节点得到预警?只写“虐预警”这三个字就足够了吗?还是需要写明白是虐心还是虐身,虐的又是哪一只?

==============

Taste like a Train Wreck

         by Blink_Blue

警示: *AU。无超能力。

           *三角关系。

           *失忆梗。

           *non-con(第五章加)

           *主要角色死亡(第五章加)

===============

第五章(下)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38035/chapters/4413945

前文:第一章(上)第一章(下)第二章(上)第二章(下)第三章(上)第三章(下)第四章(上)第四章(下)第五章(上)


人性不可能达成自由。世界必须学会牺牲自由以达成安全。世界要学会接受九头蛇的新世界秩序。

九头蛇不朽!砍掉一个头,会长出两个!

九头蛇万岁!


James握起拳头。当他走进公寓时,这些陌生的话语从迷雾一般的脑海中浮现。他四处看了一圈。Brock不在家。

很好。

他走进他们的卧室,开始在衣柜里翻找。他在衣服背面找,并因为衣架刺耳的声响而皱了皱眉头。他在衣柜上层的架子上找,在成堆的衣服和没穿过的鞋子后面找。什么也没有。

他在寻找。他不知道自己想找什么,但他在寻找。

他把房间翻了个底朝天。

他抬起床垫,打开梳妆台两侧的每一个抽屉,在袜子和内衣中翻找。他感觉到有什么不太寻常的东西。他的手碰到了一块冰冷而沉重的金属。他从Brock的梳妆台第二个抽屉中摸出了一把枪。

枪在手中翻转,他呼出一口气。枪很沉重,已经装了弹,握在手中的感觉十分自然。他记得这个。

他把枪放在床上,视线落到房间里的那个大书桌上。桌面上几乎清空了。在James重新搬回来之后,Brock把这里收拾干净了。

他胡乱把抽屉拉开,在所有能找到的纸张中翻来翻去。他找出一叠纸,快速的翻阅。那是发票和账单。某个他不知道的户头朝他们的银行账户中转入了大笔的钱。数额非常高,超过他在神盾局所见到的任何数字。

Brock从来没提过这笔钱。他说过他们手头宽裕,短期内不必担心工作,但他们绝没可能在他妈的建筑公司里得到这么一大笔钱。


他继续在桌子里翻找,打开所有的抽屉。那里面有很多文件夹和档案袋。他拉出最后的一本打开,在里面看到了各种各样的身份证件和护照。他抓起最上面的一个,他自己的脸在证件上回望着他。

Jackson M. Murray.

出生日期. 7月14日, 1983

假的身份,假的护照。他看到自己和Brock的脸,然后挫败的把它们扔到地板上。他开始慢慢意识到了什么。他所相信的人生不过是一个谎言,一个弥天大谎。他甚至不知道还有什么是真的。

他目光灼灼的盯着散满纸张的地板,发现从文件夹中掉出了闪闪发光的什么金色的东西。他伸出手拿起来。是一个别针。一个小小的、金色的别针。骷髅头下伸出六只触角。他认得这个。他记得这个。

他的双手在抖,咽喉重重的吞咽着。他听到大门打开的声音,Brock在喊他,“James,你在家吗?”

他思考着眼前的证据,呼吸颤抖。他不想要这些东西。他喜欢他虚假的生活,他的虚假的、快乐的生活,有一个那么棒的男友爱他、关心他,对他那么好。


Brock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在卧室门口停了下来。“James?”他的声音里满是震惊,因为他看到了房内的情景。“这里到底他妈的怎么了?”

他还坐在床上,背对着门,努力去理解、去接受他的大脑所宣布的事实。“你骗了我。”James低声说。

Brock瞪大了眼睛。他看到了地板上的杂乱,护照,打开的抽屉,床上放着的格洛克手枪。他意识到……他知道了。


“你在说什么?”他犹豫地低声问道。他轻轻伸出手,想让场面冷静下来。

“别碰我。”James从他身边闪开,站起来。

不。不,这不可以发生。不可以在他们已经走到这一步时发生。“James,”他低声说,“求你,告诉我出了什么事。”

James伸出手,把别针扔进Brock张开的手中。后者缓慢的瞪大了眼睛。他认出了那是什么。

“你骗了我。”

“James……”他想说那不是真的,但那的确是事实。他急躁的想着弥补现状的方法。他要解释,告诉他这就是他们曾一起度过的生活,而且他们很快乐。他伸出手去碰他,他想抱着他,提醒他,他们曾经那么快乐。

“不!”他猛地避开,“别他妈的碰我。”

“求你……”当看到James在他眼前瑟缩着退后,当听到那个人语气中的厌恶,他觉得心都碎了。这从来不是他想要的。他从来没想过伤害他。“我只是在努力保护你。我发誓,James,求你——”

James嗤之以鼻。“保护我?”

“你忘记了一切!你忘了我,你忘了九头蛇!”

James摇头。“为什么你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

“因为你又重新成为了Rogers的朋友。你们很亲近。你会被吓坏的,你肯定不会接受事实。那是你的另一段人生,你把他抛之脑后的人生。”

“不。我不可能……”James还是在摇头。“上帝,你到底是谁?我不……我不知道你是谁了……”

“你的确知道我。”James别开视线,但Brock抓住他的胳膊摇晃,“你认识我,James。”


他再次摇头。一切都让人痛苦,因为他眼前的这个人感觉如此真实。那些感情也如此真实,他想这么相信。但是这一切都不合情理。“为什么——我为什么会为九头蛇做事?他们是恐怖组织!他们想统治世界!我绝对不会——”

“你这么做,因为你爱我。”

“什么?”他低声问。

“我们相爱,James。我们本打算一起离开。我们本打算离开,一起逃走。你还记得吗?”

James摇着头。一团糟。所有那些他所记得的,Brock告诉过他的,全都一团糟。他分辨不出那是记忆,抑或是梦,抑或只是他破碎的虚构。“不。我必须离开。”太多了,他无法承受。压力在啃噬他,压垮他。他的头很痛,他不知道有什么是真的。

James抽走了胳膊,Brock并没有抓住不放。“你说过你永远不会离我而去。你发过誓。”他记起James曾说过的话,泪水开始盈满双眼。

James还是摇头。“我得走了,”他轻声说。

“你要去找他,是吗?去找Rogers?”

“我不知道要去哪儿。我只是得离开——”离开你。

“他保护不了你,James!”

“我不需要任何人保护!”

“听我说!好好听我说!”Brock上前,重新抓住他的胳膊,把他推到墙边不让他挣脱。“九头蛇不会让你走的。如果你告诉Steve我们曾做过什么,告诉他我们是谁……那么不只是神盾局会追杀我们,九头蛇也会。他们不会停手,除非我们都死掉。”

James睁大双眼盯着他。他知道Brock说的是事实,而且他能看出对方在害怕。他自己也在害怕。不是害怕可能袭来的危险,而是害怕他不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了。他做了坏事,他要怎么再去面对Steve?

“让我走,”他低语。许久之后,Brock终于松开了他的手臂,于是他转身离开。

“求你,James。别走出那扇门。跟我待在一起,让我照顾你。”

他没听他的话。他径直走向门。他需要离开。他需要逃走。

“James,你不能告诉他!”Brock在他身后大喊着,“James!”


“操!”James跑了出去,门在他身后碰上。他还在喊。“妈的妈的妈的!”他一边骂一边在狂怒中把梳妆台上的一切扫到地上。

他走了。他八成是去找Steve了。那个愚蠢的,完美的,该死的Steve Rogers。James会把一切都告诉他,把他所记得的一切告诉他。九头蛇会追杀他们两个到天涯海角,直到他们死掉。他们完了。一切都完了。

Rogers肯定会让神盾局给James豁免权,用他曾经遭遇洗脑或是其他什么说服他们,反正一切都不是出于他自己的意愿。他们不会在乎James之前是完全自主的做出每个决定的事实。James会奔入Rogers敞开的怀抱。


“操……我该怎么做?我该怎么做?我该怎么做?”他喃喃自语着在客厅里踱步,恐慌的揪住自己的头发,努力思考什么挽回的方法。

他不能失去James。James是他的一切,是他的命,是他的整个世界。而那个人现在跑去找Steve Rogers寻求帮助,而不是他。

“操!”他举起放在墙角桌子上的一个花瓶,用尽力气把它朝墙上扔过去。花瓶应声而碎,碎片像雨一般倾斜而下,杂乱的落到地毯上。他死盯着参差不齐的碎瓷片看,感觉仿佛有一片也扎入了他的心脏。他已经心痛到了极点,反而不觉得这点碎片能带来什么新的痛苦了。


然后,一个主意缓慢的浮现出来。那是对任务最后的挽回,同时也能把James带回来,让James重新信任他。

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翻阅通讯录,然后按下拨号键。

“在天堂里遇到麻烦了?”Rollins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

Brock咬紧了牙。“我需要你的帮助。到我的住处来,现在。”他飞快的朝窗外瞥了一眼,然后拉好窗帘。“外面可能有人在监视我。从后门进来。”

等听到对方的允诺之后,他挂了电话。这会有用的。必须有用。他想不出其他办法。他需要James重新信任他。


他最后一次环视他们美好又舒适的公寓。他们共度了那么多的时间。所有的一切都让他想起James。那个沙发,他们曾躺在上面,缠绵,拥抱。 他用膝盖顶住沙发的一角,把它朝后推了一两尺,与其他家具明显的错开。 那个台灯,他们在上次出任务的间隙一起去买的。James喜欢那个颜色,所以他们买了这一盏。他用手把台灯打翻。灯落到地毯上,摔得粉碎。他抬腿踹到墙角的桌子上,把它踢到一边。茶几翻倒,遥控器、杯垫,还有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散落一地。

他看着他们被毁的一塌糊涂的家。他不觉得愤怒。他只觉得绝望。


开门的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Rollins来了。

“喔噢,这里出了什么事?”当看到Rumlow站在曾经被称之为客厅的地方时,他这么问。

“我把这里伪造成了斗殴现场。”

那个人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那你要我做什么?”

他伸手,从外套口袋中抽出一把匕首。他把匕首从刀鞘中拔出来,在指间翻转着耍了几圈,然后扔到他们两个中间的地上。

“试着要我的命,”他低声说,“我需要你做的像真的一样。”

“他不要你了,是吗?”他哂笑。

“你他妈的闭嘴。”

Rollins大笑起来。“他他妈的不要你了。你却觉得这点小花招就能让他回来。为什么?因为他爱你?”

Rumlow揪住那个人的衣领,把他推到墙边,满意的听到他因为头猛撞到墙上而发出呻吟。“闭嘴,”他咆哮,“你一点都不了解他。”

“我当时在现场,记得吗?”Rollins说。Rumlow施加在他咽喉上的力量让他有些面部抽搐。“在去医院的路上,你发誓会跟他一起离开九头蛇。我应该跟Pierce报告你们两个的事。”

“听我说。我知道你从来不喜欢Barnes,但现在并不是你那点报复心发作的时候。”

“现在是你在请求我的帮助!”他把他从身上甩开。“你为什么觉得我不会直接杀了你?我可以告诉Pierce我除掉了一个叛徒。他会感激我。”

Rumlow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不要一拳揍到Rollins的脸上。“任务第一。永远都是。如果这管用的话,我们就可以进入神盾局。而如果我在九头蛇得到晋升,我也会提携你。懂了吗?”

Rollins阴沉的看着他。但随后,慢慢地朝他点了下头。

“好。很好。现在揍我。用力揍。天知道你早就想这么做。”


Rollins笑起来,举起拳头。Rumlow撑住自己的身体。一拳正中他的眼窝。他的头猛地后仰,眼前一片白光。“哦,操!”他在疼痛中捂住眼睛。“我操!”

他刚放下手,紧接着下巴上又挨了一拳。他的头歪到一边。他抬起手来摸了摸嘴唇,手指被染红了。他的嘴唇磕到了牙齿,一阵抽痛。

“你还行吗?”

他点头。“继续。”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不幸的是,空气迅速从他的肺中逃走了,因为他在胸口又挨了一下。等他翻过身,Rollins便立刻给了他的肋骨两次膝击,并把他扔到翻到的茶几上,这一下很重,他撞到了头。

“你知道,这很有趣,”他依然在笑。“我觉得我们应该经常这么做。”

“你自己清楚,如果我还手,你根本没有机会。”Rumlow喘着粗气,痛苦的从茶几上滚下来。

“那就是我很走运,”Rollins朝他胸口踢了一下,然后又是一脚,踹到他重伤的胸腔。“你的男孩最好值得你这么做。”

Rumlow呻吟着翻了个身,用胳膊把自己撑起来。“去你妈的。”

Rollins只是大笑,给那个人一点时间喘口气。

“好啊,来吧。再来一下。”

Rollins蹲下身,抓住他的外套把他从地上拉起来,然后出拳,用尽全力狠狠的揍过去。Rumlow的头撞到桌角。他的脸上鲜血淋漓,鼻子在流血,太阳穴被划伤。

他捂住头呻吟,试着看清楚眼前的东西。他甚至没注意到Rollins已经走开又折返,手中拿着锋利的匕首。


“你确定,头儿?”

Rumlow仰视着他,试着平复呼吸。“别。杀了我。”

Rollins笑着俯身。他用自己身上的衬衫擦了擦刀刃,然后把刀尖对准他的腹腔。Rumlow闭上眼,却在感受到刀锋埋入身体后猛地睁开。

极度的疼从身侧开始蔓延,遮过了他之前的伤痛,他大声喘息着。“哦操……不,别拔出来,留着它……我不想流血而死。”

“天啊,你真他妈是个白痴。”

“从这里他妈的滚出去,”他呻吟着,伸手到口袋里摸手机。

“如果他不接电话,你他妈打算怎么办?”

“那我就自己打电话叫救护车,”他喘息着说,“James是我的紧急联系人。不管怎么样他都会知道,这计划依然行得通。”

“随便吧,反正是你的葬礼。”Rollins一边抱怨一边站起身,“不用客气。”

Rumlow的指尖颤抖,费力的拿起手机。他听到Rollins离开了他的公寓。他最终按下了拨号键,把手机拿到耳边。疼痛在全身蔓延。疼是好事。这意味着他还活着。他轻微的发着抖,几乎忍不住要在疼痛的绞杀下发出痛呼。


哦操,拜托接电话,拜托接电话。

终于,一声轻响。

“James?”

“Brock?”James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有些担忧,但依然美好。“出什么事了?你听起来怪怪的。”

“James,对不起……”他喘出一口气。他的声音就算自己听起来也嘶哑虚弱的可以。“我真的很抱歉……”

“Brock,怎么了?”他听到恐慌开始染上那个人的声音。

“听着……听我说。”他沉重的呼吸了几次。“去找Steve,好吗?让他保护你。我不能……”他用手握住刀柄,对着电话喘息。

“Brock?到底出了什么事?你还好吗?”他的声音大了些,声音中的害怕也变多了。

“对不起我骗了你……”他握住刀柄,动作流畅的把刀从身体里抽出来扔到一旁。痛苦的尖叫被他压下,几乎是无声的。

“你受伤了。你受伤了。你在哪里?在我们的公寓吗?Brock?”James的声音恐惧而急切。他不断地问他的位置。他还好吗?他能模糊的听到背景中有个声音在询问发生了什么。大概是Rogers。

他挤出一点声响,希望James能明白他的意思,然后用手按住伤口。温热的血液从他的指间不断涌出,湿润而黏稠。也许不该这么早把刀拔出来的。他的视野正在变得模糊。失血过多。“我爱你,James……”他喃喃的说。在这一刻,他所说的话全他妈的是出自真心。

“不。不,不,不,Brock!别昏过去!Brock?!”

“我爱你……”在手机从手中滑出之前,这是他所说的最后一句话。他依然能听见James美好的、恐慌的声音。他仍旧捂住伤口,但是疼痛已经不那么明显了。不那么疼了。他还记得这不是好事。疼痛消逝意味着你要死了。但他现在并不觉得害怕。

“我爱你,James……”

评论(48)
热度(45)

© Yv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