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3上的一些同人文翻译。
CP:盾冬,叉冬/冬叉,虫绿。

【授权翻译】【叉冬】【ABO】 浮生若梦 第五章(连载中)by babydraco

为之前sundance词义上的误导致歉(详见最后)。

=======================

You Live Inside a Dream

             浮生若梦

警示:*omega!Bucky。

          *有皮冬,盾冬(暗示)。

            *暗黑AU,强制结合,强制受孕,感情操纵。

-------------------------------

 Chapter 5  Awaken your anxieties

      第五章    唤醒你的焦虑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18137/chapters/4459413

(前文: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


“Tony,别再抱怨了,先告诉我们你都发现了什么,”Steve说着,开始失去耐心。他刚围着他们秘密基地附近的公园慢跑了一圈,现在正在用蓝牙耳机在某个加密频道跟Stark通话。

“我相信你关于你的朋友被洗脑的说法了。因为我想象不到你跟这世界上最痴迷于孩子的花瓶男(*)一起玩的画面。哦上帝……”话筒对面沉默了一会。Peper接过了电话。

“抱歉,某人坚持要点蛤蜊,完全无视我关于那些蛤蜊看起来有些可疑的警告。幸好我们每次外出度假的屋子里都有很多卫生间,这不是我第一次为这个而觉得谢天谢地了。不管怎么说,我觉得你的朋友很甜,而且很有魅力。但Tony说的没错,他看起来有些奇怪的肤浅,而且不怎么聪明。”

“Bucky并不蠢,”Steve抗议道。

“哦哦哦Alexander Pierce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人,”Tony用唱戏般的语气咏叹着,“我想为他生14个孩子。”他的表演被新一轮的呕吐声打断了。有些时候Steve真的很讨厌现代科技,因为它让你能听清楚远隔重洋的对方正待在什么房间里。

“不,那不是我们想说的,”Pepper接着说道,“洗脑的假设很可能是完全正确的。这是Pierce为自己的完美生活而打造出来的人格。他需要一个斯戴佛的omega娇妻(**),所以他对冬日战士的大脑进行了重写。”

“我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你,”Steve说道。他不太明白所谓的'斯戴佛的omega娇妻'是什么意思,于是他边回答边开始在网络上搜索,并停下了慢跑的脚步。显然,那来自一个经典的科幻电影,电影中的那些住在郊区的alpha把他们的配偶变成了完美的机器人。“我们可以把他救出来,对吗?”

“当然,”Pepper用安慰的语气说着,“当然。” 


“Pepper跟Tony想邀请我们去俱乐部,”Rumlow从浴室里探出头来,手里还握着牙刷。食物中毒的余威刚刚结束,这让Nikolai觉得开心。他自己并没有食物中毒,但他已经有些厌倦听到Rumlow为中招而抱怨个不停了。

“我没跳过舞,”Nikolai说。他赤裸的躺在床上,因为情热而出着汗,微微的颤抖。

“你当然跳过,”Rumlow说,“那次我们去了Rollins的生日聚会,而且我们给你带了——哦,对了,你不会记得的,我们还因为那个被头儿大吼了一顿。”

“而且,我觉得我不合适出现在国内的某个俱乐部里,”Nikolai说,“会有人受伤的。但——我们也可以自己找点乐子?”他有些期待地微笑着,分开双腿。

“那还用说,”Rumlow回答。他迅速发了一条短信,谢绝邀请并草草解释了原因,然后爬到床上,跪在Nikolai的腿间。Nikolai伸出手抚摸他的欲望。

“Pierce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给你一个自己的手机?”

“那是为了安全,”Nikolai坚持这么说。

“因为你那些压根不存在的朋友会偷走那些你都不知道的信息?”

“他关心我。”

“腿抬起来,”Rumlow说。Nikolai顺从的把腿折到胸前,Rumlow用手撑着覆到他身上。“我们这次慢慢来怎么样?我听说omega受孕的几率会更高,你知道的,就是在他们感觉特别好的时候。”

“好,”Nikolai有些紧张。Rumlow正抚摸着他的身体,动作温柔又小心,仿佛他真的喜欢他,想给他好的感受。当Rumlow——当Brock进入他的身体,他开始好奇这种事情是不是本来就该是这个样子。他只和另一个alpha在一起过,只有那一个。就算曾经有过别人,他们也不会允许他记得。


在除掉Ellis总统之后,天空母舰为美国带来了安宁与秩序。他被套上西装,带到法院。他们让他用自己的假名字签了一份文件,戴上戒指,重复了一些话。他们要他对着镜头微笑。他已经可以退役了,也许这是欢送仪式的一部分。他们让他坐上豪车,一路送他到了Pierce的顶层复式住宅,他觉得自己大概会在那里听到关于任务的指令,以及下一步该如何做的指示。当资产被领进餐厅时,Pierce感觉十分放松。桌子上已经有人准备好了各种各样的食物,之前他的管理人从不让他吃的那些东西。Pierce命令他坐下吃饭。他的盘子边上摆着一个窄口酒杯,里面的东西尝起来就像是发酵的葡萄。

“这叫做香槟,”Pierce说,并因为资产露出的酸涩表情笑了起来。“不错吧,是吗?我今天要你过来,因为我有一项新的工作要给你。你知道,你已经不必再上战场了,但那并不意味着没有人需要你。我的同事里有一些想把你重新放回冰冻仓,或者直接杀掉。我说不,这个完美的小东西依然有很多用处。我为这个国家兢兢业业地工作了很多年,我理应得到犒劳。你看,我的床一直冷冰冰的。从我的老婆死掉、孩子长大之后,我的房子也变得空荡荡的。我想有一个崭新的开始。喝掉你的香槟。”

“长官?”资产继续喝着酒,他不能违背命令。

“你是个健康又年轻的omega。安静,顺从,有用。今天,你已经签署了文件,同意与我结合。我想让你知道那让我非常高兴。你知道自己的未来在何方,这让我非常骄傲。”

Pierce为资产重新倒了酒,并示意他继续喝。于是他喝了。那个文件,那个仪式,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他们没给他阅读或是思考的时间。

“你会得到很好的照料,美味的食物,柔软的床,高档的衣物,一个荣耀的住所。”

“我不知道要做什么,”资产低声说。Pierce第三次为他倒满酒。他用手揉捏着资产的大腿。资产紧张起来,却知道自己不能躲开。

“你会得到训练。我已经让你的管理人准备了一个精简包。”

资产没有回话。他知道,'精简包'意味着某些新植入的想法和目标。这意味着他们会改变他,让他适应。当这一切结束之后,他会做任何Pierce想要的事情,完全不记得那并非出自自己的意愿。他喝完了酒,Pierce又给他倒了一杯。酒精让他晕眩,意识模糊起来。

“是的,我知道,”Pierce说着,温柔的微笑。“这是特制的香槟,酒劲强烈的葡萄酒,为了你和你特殊的能力而制作。今晚我想让你放松些。”Pierce的裤子中有一块凸起。资产曾经见过这个,也曾闻到过alpha的发情气息——现在正从Pierce身上源源不断地散发出来。小队里有个人告诉他直视是不礼貌的,于是他快速挪开了视线。Pierce拿起他的手让他碰那里。“我现在是你的alpha了。别害羞。”

“我不明白,”资产回答。

“是时候有人教你了,”Pierce说,“跪下。”


Nikolai在Brock的怀抱里颤抖,因为他记起了那天晚上的痛苦和恐惧,当时他浑身赤裸地和Pierce待在一张床上,不理解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的面颊被泪水打湿了,他从没打算让Brock看见自己哭泣。

“看,对不起,”Brock喃喃地说,“结束了。我们不用再继续做了。我会——我会去别的房间睡。”

Nikolai的热潮在第二天就结束了。他从不曾为热潮的消退而觉得如此放松。


“今天是星期五,我们在星期五要穿什么?”Nikolai叉着腿坐在Alexei在Sundance号的卧室地板上,帮他穿衣服。时隔一周才见到自己父亲的Alexei精力充沛。昨天晚上哄这孩子睡着简直像打仗一样困难,他起码读了三遍《晚安,月亮》(***)。

“星期五的裤裤,”Alexei坚定地点着头回答。Nikolai帮他穿上写有星期几的内裤,然后穿上卡其色短裤。Amy,他的购物师,会帮他和Alexei同时买好衣服,但教导小孩子怎么穿衣服和搭配完全是Nikolai的工作。

“抬起手来。”

Alexei抬起胳膊,Nikolai帮他套上胸口画着一只小鳄鱼的POLO衫,然后拿出小凉鞋,让Alexei穿上。

“接下来要做什么?”

“和爸爸(****)吃饭!”

“没错。迟到是不对的。”

小男孩跑向上层的甲板,Nikolai跟在他身后。厨师已经准备好了早餐,有香肠,薄饼,咖啡还有草莓猕猴桃果汁。Alexander先装满了自己的盘子,然后对Nikolai点了点头。后者给Alexei的盘子里夹了食物,然后装了自己的盘子。Nikolai把果汁倒进一个杯子里,盖好盖子,插好吸管,然后把香肠切成适合孩子吃的小块。小男孩正笨拙的用叉子把肉丁叉来叉去。

“你要把这些全部吃完,”他说,“然后喝掉果汁。”

“好的,爹地。”

“你最近这次外出成功了吗?你现在能感觉到吗?”Alexander问道。他搅拌着自己的咖啡,并轻啜了一口。

“很快就能知道了,”Nikolai说,“我感觉好像……成功了。”

“爹地之前去哪里了?”Alexei问道,有些食物碎渣从他嘴里掉下来。

“爹地在造新的小宝宝,”Alexander回答他,“那有时候会让他很累,所以他要离开休养。”

“可以造小宝宝?”Alexei的嘴巴张大了,一片没完全嚼完的香肠掉了出来。Nikolai抓了一张餐巾为他擦了擦脸。“爸爸造小宝宝吗?”

“不行,只有爹地才能造小宝宝,”Alexander说,“爸爸可以帮忙,但是最困难的部分要爹地才能做。”

“为什么……?”

“爹地是omega,”Alexander解释着,“他有一些不同的身体构造,可以造小宝宝并好好照顾他们。那是个非常困难的事情。所以他需要爸爸去工作,并为房屋和食物买单。他需要爸爸保护,所以爸爸不能造小宝宝。爸爸是alpha,得做老板,这样才能让小宝宝们安全又健康。”

“爸爸是老板,”Alexei深思熟虑地说。Nikolai抚着他蜷曲的棕发。

“爸爸是最大的老板,他保护整个国家,”Nikolai说。他注视着自己的丈夫,脸上不禁浮现出茫然的崇拜笑容。“他管着所有的军队,让坏人没办法伤害美国。”

“噢。”Alexei用两只手抓起自己的杯子,从吸管里啜饮果汁。“Alexei是什么?”

“等你长大一些就知道了,”Nikolai说,“等到你可以有自己的小宝宝的时候。”

--------------------------

(*)原文bimbo,指性感但愚蠢的女郎。

(**)致歉之前对sundance的注解是错误的,误导大家了(估计是脑子糊掉了(当时还纳闷为啥前一天还找到的解释第二天就木有惹(被自己蠢哭(前文已修正(跪orz

此处原文Stepford Wife,来自于艾拉·莱文1972年所著的小说《The Stepford Wives》(中文译名《复制娇妻》),分别在1975年和2004年被搬上大银幕。讲述的是在一个叫Stepford的地方,那里的妻子们一个个完美得不像正常人,身材外貌一流,还包办所有家务毫无怨言——原因是丈夫们都秘密地通过高科技将自己的妻子变成了机器人。(2004年的改编电影由妮可·基德曼主演,可以看看。不过,看完之后再想想这文真是……五味杂陈……作者居然想到用这个设定 简直给跪)

Stepford Wife大意:甘之若饴、尽职尽责地满足丈夫所有要求的完美娇妻。

(***)作品英文名《Good night, Moon》,由玛格丽特·怀兹·布朗所作的儿童睡前故事书,韵脚温柔。节选:“晚安,屋子。 晚安,月亮。 晚安,跳过月亮的母牛。 晚安,灯光。晚安,红气球。 晚安,小熊。晚安,椅子。 晚安,小猫。晚安,手套。 晚安,大钟。晚安,短袜。 晚安,小房子。晚安,小耗子。 晚安,梳子。晚安,刷子。 晚安,不在这里的人。晚安,糊糊。 晚安,说'嘘'的老婆婆。 晚安,星星。晚安,天空。 晚安,所有角落里的声音。”

(****)Alexei叫老皮Papa,叫吧唧Daddy。

评论(15)
热度(45)

© Yv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