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3上的一些同人文翻译。
CP:盾冬,叉冬/冬叉,虫绿。

【授权翻译】【叉冬】【ABO】浮生若梦 第十一章(连载中)by babydraco

抱歉拖了这么久。最近加班很多,再加上买房子很不顺利,各种累感不爱_(:з」∠)_

=======================

You Live Inside a Dream

             浮生若梦

警示:*omega!Bucky。

          *有皮冬,盾冬(暗示)。

          *暗黑AU,强制结合,强制受孕,感情操纵。

-------------------------------

Chapter 11:All because of fear

   第十一章  只因恐惧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18137/chapters/6348464

 (前文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



“所以,我们就到这里来了,”Brock说。

 “是的,我们到这里来了,”Nikolai回答道。他的语气和表情并无波动,让人看不出他到底是认真的还是只是在讽刺。“穿着难看的毛衣,”Brock身上是烂俗的橙色毛衣,绣着圣诞怪杰。还真是贴合他的情绪。 这个私人圣诞聚会是专为Pierce最欣赏的下属而办的,聚会现场摆着巨大的装饰树,放着PhilSpector的圣诞歌曲专辑,还有各种迷你点心。可他现在并不怎么想待在这种地方。Nikolai身穿着红白相间的北欧风格毛衣,在人群中并不显眼,但小小的圣诞彩灯照样一闪一闪,把光辉洒到他身上。五个月以来,Nikolai日渐丰腴,再加上身上那件毛衣,让他显得更柔软、更可爱了。惹人怜爱的前杀人机器小口啜饮着香槟酒杯中的苹果汁。九头蛇的手下和政客们混在一起,就着姜饼和迷你乳蛋饼谈笑风生。一个深色头发的小孩子正在巨大的圣诞树下玩玩具火车,他穿着紫色的毛衣(上面画着《冰雪奇缘》里那个烦人的雪人),头上还带着一对驯鹿角。Brock有好几周没见过Nikolai了,随着Nick孕期不断增加,他见到他的机会八成也不剩几次了。Alexander会把他紧锁在家里好好看管——说曹操,曹操到。

“Rumlow探员,真高兴你能来,”Pierce说。他穿的毛衣上印有红鼻子驯鹿Rudolph的图案。他伸出胳膊揽住Nikolai的肩膀,Nikolai局促不安的抚着肚子。“玩的还开心吗?”

“聚会很棒,长官。”

“Nikolai,亲爱的,你能去问问侍应生看我们还有没有其他盛泡芙的托盘吗?”

Nikolai像幽灵一样离开。AlexanderPierce领着Brock朝黑色钢琴上排着的一堆银框照片走去。那里有Cynthia各个时期的照片,有年轻的Pierce结婚时的照片,有新娘的照片(看起来要比新郎老很多),还有一些Brock不认识的人(他推测那些可能是家庭中的其他成员)。但最前排摆着的照片都是Nikolai和Alexei。

“我的家庭对我而言非常重要,Rumlow。我爱我的omega,还有我的女儿和我的小儿子。我也爱我们即将出生的孩子,就跟我所知道的你爱你自己的女儿们那样多。”他用一只手指轻抚着Nikolai的照片,“这是我所拥有的最美好的东西,我为此努力良多。没人可以破坏我们所共有的生活。我不是那种会轻易放弃家庭的人。我希望你明白我在说什么。”

“是的,当然,”Brock回答。他突然觉得如鲠在喉。Pierce拍了拍他的肩膀,漫步走开。Brock从自助餐餐桌上抓起一个盛着蔓越橘伏特加的高脚杯,把酒猛地一口吞下,而后溜到附近的卫生间,用冷水泼自己的脸。AlexanderPierce他妈的怎么敢当面嘲讽Brock放弃自己的老婆和女儿的事?他怎么敢一边洋洋得意一边出声威胁?在他返回聚会大厅的路上,一条金属手臂突然伸出来把他拉进了昏暗的图书室。Brock看到圣诞彩灯的灯光在房间中排成一排,小桌子上的台灯亮着,发出轻柔昏沉的光。他朝Nikolai走过去,吻上他。没用几秒钟,这场景就变成了十足的亲热戏码。Brock抬手顺着Nikolai的衬衫一路上移,Nikolai则把手伸进了Brock的裤子。

“小心我的盆栽!”当Brock把Nikolai推到桌边时,后者喘息着提醒。

“我正小心着呢!”Brock回答。Nikolai气喘吁吁的把他推开,轻轻拍了拍他身上皱巴巴的毛衣。

“我想给你看些东西。”Nikolai走向书架,拿过来一个薄薄的本子(就是那种艺术家用来保护并展示自己作品的本子)。他有些不自在的把那个本子递给Brock。本子里是一系列静物照片,大部分是欧洲的印刷广告和走秀现场照,主角全是Nikolai。

“这,呃,挺不错啊,”Brock随口说着,因为他不知道Nikolai到底想听到什么。所有的照片里,他的金属手臂都被严严实实的遮了起来或是用修图软件修掉了,但那张为意大利瓶装水拍的广告图片——没穿上衣,用满瓶水把自己泼了一身的那张——真是绝赞。

“你记得这个吗?”Nick问他,“我并不确定——所有人都说我之前是个模特,但我不怎么记得了。我就只是对衣服什么的知道的不少。”

“那是你的假身份,为了……为了掩饰某些事情,”Brock坦诚道,“好方便你在世界各处来去自如,受邀进入最火辣的聚会和俱乐部,获取接近高层人士的渠道,你懂的。不过一般不会有谁能推断到这一步。”

“噢,跟我之前想的一样,”Nikolai说。他靠过来低声说,“我再也分不清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了。我现在的生活是真的吗?我的孩子们也是真的吗?”

“你的生活,虽然不幸,但确实是真的,”Brock回答,“你的婚姻是真的。我个人认为那个婚礼很是敷衍了事,但基本上,是的,AlexanderPierce是你的丈夫。孩子们也是真的。你知道他们是怎么来的吧?”

“你给我的,”Nikolai慢慢说,“但我得装作Alexander才是他们的父亲,否则——”

“否则他会伤害我们,”Brock说,“他会伤害我们中的某个人。我的前妻,或者我其他的孩子。”

“你还有其他孩子?”

“是啊,”Brock说,“我还有两个女儿。不过我已经没有监护权了,我的前omega找了个好律师。只要Pierce想,他随时都能找到他们。如果他开始怀疑我的忠诚,他也能随心所欲的伤害他们。”

“他说过,如果我不跟他去游轮度假的话,他就会把Alexei带走,”Nikolai喃喃说着,脸颊因为困窘而泛着微微的红,“Brock,我——我不想继续和他在一起了。”

“你想离开他,”Brock说,“好比,正儿八经的跟他离婚。”

“我知道我没有离婚的权利,”Nikolai说着,右肩不适的轻微耸了一下,“但是……”,他口中低声念着什么。

“那个混蛋让你以为你没办法离婚?”Brock厉声说道,“如果我能强迫我老婆无法离开我的话,我现在压根不会住在神盾局的兵营里。你只要跟你的伴侣说一声你想分开,你们当中有一个搬出去,然后找一个律师,寄过去一份合同,你们两个都签上名,铛铛,你就自由了。跟Pierce离婚可能不会那么容易,因为他可能会在你离婚前杀了你,但你的确有那个权利。”

“什么?”Nikolai对他眨了下眼。

“天啊,你到底生活在什么年代?Pierce都跟你撒了什么石器时代的谎?”

“他惩罚我,”Nikolai颤抖着承认,“直到我杀掉Tony Stark,惩罚才会结束。那个椅子对孩子不好,他——他找到了其他的方式。”Brock对可能有的其他惩罚烂熟于心。当他还是个小屁孩时,他的老爸每次都会喝的烂醉,然后怒气冲冲的回到家,但那也没有现在这样让他觉得这般无助。

在他能给出什么烂点子,或是对Nikolai关于Pierce要求他重新杀人的告解做出应对之前,一直在圣诞树边玩耍的那个深色发丝的男孩径直朝Nikolai走了过来。

“该睡觉了,”他的声音惹人怜爱。Nikolai弯腰把他抱起来,疲惫的吻了吻他的额头和鼻子。这肯定是Alexei,Brock意识到这一刻他正与自己的亲生儿子面对面。

“啊哦,小宝贝犯困了。你喝过牛奶了吗?”

“Cindy已经给过我了,”Alexei打了个哈欠。

“她可真好,你有没有说过谢谢?”Nikolai开始朝Alexei的卧室慢慢走。Brock出于好奇跟在其后。Alexei点头。

“嗯,爹地。”Nikolai把他带到蓝白色调的航海主题卧室里。Brock在房门外徘徊,omega在里面给他的孩子换上睡衣,把他安置到床上。

“我想要Sandy,”Alexei小声说。

“Brock,你能把Sandy拿来给我吗?”Nikolai漫不经心的问,“就是,呃,那个毛绒玩具狗。”

Brock在门边的书架上找到了那个浅棕色的西班牙猎犬玩具,把它放到Alexei的手里。小男孩用脸颊磨蹭着玩具狗的绒毛,给了他一个羞怯而感激的微笑。Nikolai把被子压到他下巴下面,又一次吻了吻他的额头。

“晚安,我最特别的小宝贝。圣诞老人今晚会给你带来很多礼物的。”Nikolai调暗了灯光,把门留了条缝,重新走向聚会现场。对Brock而言,亲眼注视着自己的爱人和孩子让某个决定变得容易太多了。

“Nick——”Brock说,轻轻拉住他的手臂,“如果你想带着Alexei离开Pierce,我会帮助你。准备好你们俩的行李,周五下午两点在火车站跟我碰头。”

Nikolai给了他一个不顾一切的拥抱,面目动容,而后便转身离去。“好。”


评论(19)
热度(52)

© Yv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