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3上的一些同人文翻译。
CP:盾冬,叉冬/冬叉,虫绿。

【授权翻译】【叉冬】【ABO】浮生若梦 第十二章(连载中)by babydraco

赶在去培训之前把12章发上来_(:з」∠)_

=======================

You Live Inside a Dream

             浮生若梦

警示:*omega!Bucky。

          *有皮冬,盾冬(暗示)。

          *暗黑AU,强制结合,强制受孕,感情操纵。

-------------------------------

Chapter 12:  Cause when you're afraid you lash out at me

     第十二章  只因你恐惧时会迁怒于我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18137/chapters/6773030

 (前文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一章


“我想我可能犯了个错误,”Alexander说,“让你过上正常的生活,让你有了自己的观点和兴趣,还给了你三年没被打断过的记忆。你以前明明很听话。”

Nikolai发着抖。他的手腕被卡进皮肤中的金属手铐磨得生疼。Alexander已经对着他大吼了好几个小时,把他拷在图书室的桌子上,让他一直跪在地上。Alexander很重视Nikolai腹中的孩子,所以他能选择的惩罚方式颇为局限。到目前为止,它们仍限于情感的收回、特权的削减,还有在人前的侮辱性的小施惩戒——为了让所有人明白现状。Nikolai颜面扫地。这比被扇巴掌或是被鞭打还要糟糕,因为他早已习惯无视身体上的痛苦。

“你最好在生产之前把Stark料理掉。因为如果你做不到的话,等你一生完孩子,你就会坐到那个椅子上。我可以跟你保证这一点。我会把你直接从医院里带到那里去。”

“不!求求你!”

“等我做完这一切,你甚至不会记得你自己的孩子。也许我会再把你重新冷冻一段时间,等你冷冻结束之后,他们也不会记得你了。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你毫不感激。我给了你一个家,安稳的生活,可爱的孩子,你却恩将仇报。”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Nikolai乞求,“我爱你,我会听话,求你不要让我伤害我的朋友!”

“我在努力把这个世界变得更好,”Alexander说,“我一直在致力于实现和平。却有那么一小撮反对派觉得所有人都该随心所欲,想做什么就做什么,Stark就是其中的一员。他们不想要秩序,不想要责任,只想要混乱——那就是他们所谓的自由。Stark就是个玩火的酒疯子。难道你想让我们的孩子活在那样的世界里吗?我不想。如果Alexei那天被哪个恐怖分子炸飞的话,我肯定再也活不下去了。想想那个画面吧,他小小的身体沾满血污,东一块西一块的抛尸街头——只因为我们没有能力阻止某个团伙祸害美国。”

“对不起,对不起,我会做的,我保证!”Nikolai低声说。他不明白那条路才是对的,他迷惘极了。Alexander比他聪明,而且他总是对的,他所说的一切都有道理。如果Tony和Pepper是他的朋友,那么为什么他们在弗罗里达聚会之后就再也没联系过他?为什么他们要花这么大力气把他从Alexander身边带走?因为他们跟破坏世界和平的人同一阵营吗?思考是个艰难的事情,迷雾在他的脑中弥漫扩散。他迷失了,只能循着他所能见的唯一一束光走,而那束光就是Alexander。Alexander搂住他,在他抽泣时抚摸他的头发。

“嘘,没关系,亲爱的。没关系。”

 后来他的alpha给了他一杯冰水,他感激的接受了。但那之后的事情他记不太起来了。他模糊的记得他们做爱了,Alexander对他很温柔,但Nikolai醒来时身处客房,独自一人——他在这里已经住了一个月,所以也许那只是他的美梦而已。他的失败还没有被原谅。没有人把鞋子还给他,保镖也依然在周围守卫。Nikolai在厨房里的桌子旁边坐下,那里已经为他准备好了鸡蛋、吐司、香肠、水果和咖啡。他能听到自己的丈夫和孩子在餐厅里就着同样的东西边吃边谈。感觉很孤单,而且寒冷——管家得到过示意,不会直接来照顾他。

在盘子收走之后,Alexander大步走进房间。Nikolai跪到地上,脸颊贴住Alexander的腿,像小狗一样渴求关爱。他的渴求并没有得到满足,但Alexander的态度的确软化了一点。

“我已经决定要减轻对你的惩罚,”Alexander说,“你可以每天出门两个小时,带上司机和保镖。你可以去购物,健身还有接送Alexei,但我建议你用其他空闲时间好好完成你的任务。Stark会出现在总统的新年舞会上,那是个好机会,你可以向我证明我没有信错人。”他把Nikolai推开,再次大步离去,无视了Nikolai小声说出的可怜兮兮的“谢谢”。


图书馆规定读者只能用一个小时的电脑,而且必须按顺序等候。但Nikolai到这个图书馆的次数已经很多了,所以只要没有其他人在等,他就可以一直用。他选择了一个位置偏远的电脑,扫描了借书卡,打开浏览器,登陆Hotmail.com,发现自己有一条未读信息。


至petrushka25@hotmail.com

来自ayeayecaptain@hotmail.com

上次的约定你没有来。告诉我你没出什么事。

B.


至petrushka25@hotmail.com

来自ayeayecaptain@hotmail.com

我没法离开。请不要生气。没有改变主意。我很害怕,而且困惑。

爱你的Nick。

(他颇为紧张的点击了“发送”键,并暗自期望那个带着“爱”字的落款没有不合时宜。)


至petrushka25@hotmail.com

来自ayeayecaptain@hotmail.com

见鬼的,我为什么会生气?我本来就不觉得我们能轻易逃脱。别害怕,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们再努力一次,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但是日期改到周二,好吗?

我爱你,

Brock。

 

也许是荷尔蒙的关系,但Nikolai又想哭了。Brock说他爱他,还把这句话写进了邮件里。他赌上了一切帮助Nikolai反抗Alexander,而这明明只会让Brock的处境更加危险。Nikolai是珍贵的资产,Brock却会因为背叛而被九头蛇毫不犹豫的除掉。从没有人为爱他而情愿付出生命。

“你还好吗?”图书管理员问道,递过来一张纸巾。

“是的,我只是怀孕了,很开心,”Nikolai解释道,“第一次感觉真正的开心。我很快就会去找孩子的父亲了。”


他用了接下来的三天做准备。他装了两大包的零食、换洗衣物还有毛巾,买了简单的毛线帽以掩饰他们的发型,还假借买紧急卫生用品的名头到药店拿了一张借记卡(那里面是他这个月剩下的零用钱,毕竟他们不允许他把零用钱花个精光)。他知道女管家把她的安眠药放在哪里,于是,在12月30日,Alexander离家上班之后,Nikolai把最后一部分计划也付诸实际。

那群保镖和下属没有任何一个人想得到他会在他们午餐的饮料里下药。每个人都觉得这个花瓶一样的娇妻太过愚笨,不可能会知道怎么把监控录像设置成死循环。他正是利用这一点,为自己的逃离做好了伪装。

“要去上学了吗?”Alexei一边问着,一边乖乖伸出手让Nikolai帮他带上露指手套。

“这周不用再去上学了,放假了,”Nikolai说。他把双肩包背到男孩的小肩膀上,“我们要出去旅游。”

“去弗罗里达吗?”在电梯里的时候,Alexei这样问。

“不对。”

“去弗吉利亚的海滩?”当他们胆战心惊的乘上去火车站的巴士时,小男孩这么问。他们之前从没坐过这个。Nikolai之前的确跟巴士打过交道,但用的是其他的方式,而不是坐在巴士里。Alexander不允许他乘坐公用交通工具——他认为那是肮脏的,而且包含严重的安全风险。但那是Brock计划的一部分,他在图书馆所读到的电子邮件中是这么写的。

“不对。再猜,宝贝。”

“阿姆纳波利斯(Amnplapolis)?”

“不对,”Nikolai笑起来,“不是纳波利斯(Annapolis)。”

“那我就不知道了!”Alexei说,抬起双手。“我没去过其他地方。是个基地吗?”

“也不对,我们这次根本不会去基地。”


Brock在车站等着他们,手中是三张去往纽约的车票。他承诺会带他们去想去的任何地方。纽约很大,甚至很容易走失,却离他们现在的地点很近,足以让他们尽快转移。一旦他们拿到新的护照,他们就可以逃去蒙特利尔了。当他们上了火车,找到去纽约的车厢时,他突然感到一阵恐慌,仿佛脚下的土地已然陷落。他的血肉之手滑到扶手上,Brock把他们的行李放到架子上之后转身,正好赶在他倒地之前把他扶住。

“嘘,”Brock说着,安抚着他的手臂。“一切都会顺利的。放松点,宝贝。乖乖坐在这。前边有个饮水机,我先去给你弄点水。”他对自己omega那种温柔而富有保护意味的态度为他赢得了周边不少乘客的欣赏,大家都颇为理解的微笑着。等Nikolai做了几个深呼吸并把水喝光之后,他终于冷静下来。接下来的那段旅途很平静。平静,却不特别安静。

“爹地,我们在逃跑吗?”Alexei问。

“当然不是,”Nikolai心不在焉的回答,“我们哪里也不去,我们在火车上。我们去和你的父亲团聚。”

“爹地,我们现在到哪里了?”

“一个叫新泽西的地方。”Nikolai给了他一个营养棒,希望他能够别再问了。Alexei把耳朵贴在Nikolai的肚子上。

“小宝宝睡了吗?”

“是的,”Nikolai说,“小宝宝喜欢在火车上睡觉。嘘,我们别吵醒她。”

“她?”Brock对着他张大了嘴巴。Nikolai耸了耸肩。有个女儿也许很不错。洋娃娃,芭蕾舞。漂亮的鬈发。在他的脑中,他已经擅自把这个孩子命名为“Rebecca”了。他并不知道为什么,但那的确是个好名字。柔美却强韧,古典却不背时。他以前肯定认识过一个Rebecca,而且肯定很喜欢她。


他们到了费城火车站。Brock牢牢拿着行李,小心照看着Nikolai,免得让他被车中涌出的喧嚣人群挤倒。Brock的手臂弯曲着保护他的腹部,Nikolai感到暖意从两人相触的部分传到周身。Nikolai紧紧握住Alexei的手,唯恐他会走丢。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在人群中看到了穿黑色战术服的男男女女。旅程一共用了两小时四十五分钟的时间,他们现下还是安全的。那群人只会在搜索过华盛顿之后才可能来追他们。但……特工无处不在。如果他们莫名其妙的被发现了呢?如果Alexander的势力太大,他们无法逃脱的话怎么办?

“嘿,”Brock开口,把他从焦虑中拉出来,“我买了些三明治。还有给你的水,我的咖啡,孩子的牛奶。”Nikolai在他面颊上落下一个感激的吻。三明治里夹了奶酪和培根,他狼吞虎咽的吃下(只要他跟Brock在一起,他就不必等待进食的许可)。Brock在一旁解释着下一步的计划。“我在宾馆订了一个星期的中等客房,在我跟中间人联系的时间里我们可以住在那儿。等我们一离开这里,我就去弄些染发剂和信息素阻断剂过来,这样你就不用整天闷在房里了。我们得赶快乔装改扮,等一发现我们失踪,他大概就会发布Alexei的安珀警戒(*)了。”

“我们没有犯法,”Nikolai说,“我可以带自己的儿子出去旅游,而不需要得到什么许可。我可以这么做。我读到过。”只不过所谓的法律未必能阻止某个手握军队、特工部队以及一架航空母舰控制权的家伙。

“他会说是我把你们俩拐走了。我没有那种权利。”Brock说,“而你只是一个无助的、容易被人哄骗的omega。”

“但我可以踢你的屁股。”Nikolai拉下脸来,却也感到隐秘的刺激——因为自己可以冒犯Brock却不必担心有什么后果。也许爱人之间就该这样相处,你是他的朋友,而不是他的宠物或者玩具。


Brock查看了下时间。

“你们吃完了吗?我们最好走人了。前面不远就有出租车。”

“我先去趟洗手间,你能抱他一会吗?”Nikolai问道。他没等Brock回答就把Alexei放到他的臂弯中(Brock看起来像是正打算反对)。Nikolai朝洗手间标志走过去,然后便感到右肩上传来针扎一样的刺痛感。他眼前一黑朝前面倒下,耳边还能听到Brock在大叫他的名字,Alexei抽泣着要找他。

“NICKY!”Brock大喊。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omega倒地,麻醉针那么小,没人会注意到。现在逃跑已经太迟了,而且对方人数众多。众目睽睽之下,六人特战队把他们围了起来。人群中可能有警察,也许还有执勤的保安,而他们都毫不犹豫的会选择帮助政府特工。有人在打电话叫救护车,还有人把Alexei从他的怀中抱走了。他举起双手,等着对方喝令他跪下并给他铐上手铐。警察遽然而至,宣布以绑架罪将他羁押。等到那个九头蛇的冒牌救护车到达现场(来得出奇的快,肯定是提前等在街角了),Nikolai被抬进车里,特战队便像从未出现过一样消失无踪了。

不到五分钟,一切已然结束。

--------------------------------

(*)Amber Alert,安珀警戒,是当美国确认发生儿童绑架案时通过各种媒体向社会大众传播的一种警戒告知,以一名于1996年在美国德州阿灵顿被绑架并杀害的九岁女童安珀·海格曼命名。


评论(19)
热度(54)

© Yvette | Powered by LOFTER